是外星人傳授我長壽秘訣的

在這某歷史性的會面中,外星告訴了凡·塔瑟爾(George Van Tassel)如何使普通人的壽命得到大幅度提升的秘密,于是促成了融合器的面世:一幢由16面拼接而成的白色兩層穹頂建筑,據稱可無限次給肌體細胞補給能量,使之恢復活力,為此凡·塔瑟爾孜孜不倦地奮斗了多年。

喬治·凡·塔瑟爾(George Van Tassel)

是外星人傳授我長壽秘訣的

1910年生于俄亥俄州杰弗遜的喬治·凡·塔瑟爾(George Van Tassel),是目擊者事件此消彼長的年代中一個傳奇人物。他在20世紀50年代露臉,聲望一度到達頂峰。與長發外星人的近距離接觸、在加州沙漠召開的大型會議,加上傳授宇宙兄弟珠璣箴言的異稟天賦,這一切奠定了他在飛碟領域內當之無愧的地位。

年輕時,凡·塔瑟爾即對航空產生了濃厚興趣,后來他從高中輟學,開始在克里夫蘭機場工作,并在那里獲得了飛行駕照。20歲時,他前往加州,叔叔格倫經營的修車廠工作。之后,命運的介入改變了一切。在給叔叔打工的過程中,凡·塔瑟爾遇見了名為弗蘭克·克里策的德國移民,他因犯慢性哮喘,退休后搬到加州沙漠地帶,喜歡到圣貝納迪諾縣附近的蘭德斯社區郊外探索礦藏。點子多多的克里策在當地一塊大石頭下面挖了一個洞穴,供自己居住,那塊名為“巨巖”的石頭曾被當地印第安土著看作圣地。

看到克里策身為沙漠探礦者和探險家的生活,凡·塔瑟爾深為向往,他說服叔叔借給克里策30美元,用以購置一些急需的采礦設備。作為回報,凡·塔瑟爾有權對最終產生的所有利益參與分成。可世事難料,到二戰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時候,人居稠密的蘭德斯社區里謠言四起,說離群索居的克里策是個不折不扣的納粹間諜,無疑是被派往美國,代表阿道夫·希特勒及其同伙執行危險任務的。聽了這些無憑無據的指控之后,1942年,當地司法官員打算拜訪克里策,弄清真相

非常不幸,司法人員本來是打算進行一次面談,卻很快變成了真槍實彈的較量。克里策嗅到了危險,于是躲進巨巖下挖出的屋里。而警察迅速作出回應,將催淚瓦斯彈丟進他的地下小窩。這可大錯特錯了。一兩個彈藥罐引著了克里策藏匿的甘油炸藥,釀成悲劇,把克里策炸成了碎片。

1947年,凡·塔瑟爾辭去洛克希德公司飛機工程師的職務,向土地管理局遞交申請,要求租用巨巖附近的一條已廢棄的飛機跑道。土地管理局絲毫沒有為難他,凡·塔瑟爾很快有了新房子:克里策那座山頂洞人式的地下寓所。他很快著手繁重的工作,重新修整了飛機跑道,還在地產上建起了q陜來吧”咖啡館和度假牧場。

傳說凡·塔瑟爾搬到巖洞里之后,震驚地發現墻上還殘留著克里策的斑斑血跡。與他同母異父的妹妹瑪格麗特·曼約的回憶,更增添了他的傳奇色彩,她說霍華德·休斯本人(凡·塔瑟爾在洛克希德的同事)常常在周末駕機前來,享用凡·塔瑟爾夫人每周烹制的可口餡餅。好幾年內一切如常——或者說,就一個擁有巨巖下沾滿血跡的洞穴、與才華橫溢的霍華德·休斯共進餡餅的家庭來說,沒有什么非比尋常的事發生。

是外星人傳授我長壽秘訣的

但1951年的一個深夜,外星人決定前來與凡·塔瑟爾交好,于是一切改變了。 凡·塔瑟爾主動提到,那一晚他正四仰八叉擺成個大字形躺在沙漠地面上“冥思”,突然間移身到了一艘位于地球軌道的巨型UFO上,在那里他遇到一群自稱“七光理事會”的外星人,他們跟通常的宇宙兄弟一樣,就人類罪大惡極的行徑向他滔滔不絕地演說了一大通。這個時間段里,羅伯特·肖特牧師——20世紀50年代早期目擊者團體里少數目前仍健在的成員之一——有幸親見凡·塔瑟爾,見證他冥思、召喚宇宙兄弟。1952年的一天傍晚,肖特感到內心有股不可抗拒的力量,驅使他駕車離開位于亞利桑那州的家,來到加州尋找“‘巨巖’下和太空人交談的人”。

加州蘭德斯北的巨巖,外星人目擊者喬治·凡·塔瑟爾曾于其下與宇宙兄弟神交

是外星人傳授我長壽秘訣的

肖特相信,縹緲的外星之聲指引他來到巨巖,目的是為了確保他與凡·塔瑟爾的相遇。他們的見面讓每一個目擊事件追隨者都深感嫉妒,當晚深夜,肖特來到巨巖,凡·塔瑟爾的妻子邀請他參與丈夫的冥想——這個邀請當然是肖特求之不得的。肖特說,在那個歷史性的夜晚,他和凡·塔瑟爾進入變動意識狀態,接收到外星人傳達的有關原子武器、和平與善意的訊息。

此外,肖特還說,1958年10月10日傍晚,他在加州天堂峽谷直面“一個碟狀物體在地表懸停……直徑約1O米,高度約6米”。飛船里走出個“人”,大概“1.8米高,面部輪廓精致,顴骨高聳,及肩長發在風中微微飄動”。那個實體告訴肖特, “我們得著陸調整飛船動力系統”,然后回到那艘太空載具升入夜空。如你所料,肖特的世界觀被完全改變了,他終于扛起了目擊者的大旗,直到現在也還勇敢揮舞著那面旗幟。

是外星人傳授我長壽秘訣的

現在讓我們回到凡·塔瑟爾的問題上來:1953年8月,凡·塔瑟爾宣稱他終于見到了活生生的外星人。他的外星朋友來自金星。據推測,在這次歷史性的會面中,外星人告訴了凡·塔瑟爾如何使普通人的壽命得到大幅度提升的秘密,于是促成了融合器的面世:一幢由16面拼接而成的白色兩層穹頂建筑,據稱可無限次給肌體細胞補給能量,使之恢復活力,為此凡·塔瑟爾孜孜不倦地奮斗了多年。

融合器的工作原理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是與穹頂有關,據稱這種神圣的幾何形,能聚合地心深處散發出的神秘能量;二是認為我們中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波長”,能與融合器中散發出的無數波長產生共鳴,最終形成一種穩定持續的蜂窩狀結構,可用以補充能量。正是如此,通過將神圣的幾何形與我們自身的神秘“波長”相結合,很快即可挖掘出永生的潛力。融合器最終于1959年落成——毫無疑問也是凡·塔瑟爾高超建筑技術的象征,它完全是用木材和混凝土筑成的,沒有使用一顆釘子或螺絲。

融合器最終于1959年落成——毫無疑問也是凡·塔瑟爾高超建筑技術的象征,它完全是用木材和混凝土筑成的,沒有使用一顆釘子或螺絲。

是外星人傳授我長壽秘訣的

關于外星人,凡·塔瑟爾手里還有別的策劃。1953年至1978年間,他組織了每年一度的巨巖太空飛船例會,其鼎盛時期曾吸引超過一萬個聽眾,到場的發言嘉賓包括杜魯門·貝休倫、奧菲歐·安格魯斯、喬治·亞當斯基等。他還成立了“普遍智慧部”和“普遍智慧學會”,用以傳播他號稱從外星朋友那里——以“心靈共鳴”的方式——獲得的大量豐富訊息。

但和亞當斯基一樣,我們通過翻閱凡·塔瑟爾的聯邦調查局監視檔案(1953年至1965年),才得以對他自身的心理、信仰和宇宙事業生涯有了真正的了解。

是外星人傳授我長壽秘訣的

據聯邦調查局記錄,凡·塔瑟爾與外星人早期接觸之后,就積極籌備《普遍智慧學會紀要》(Proceedings of the College of Universal Wisdom)豪華版,那是他自行出版的簡報,用作他和外星聯絡人宣傳的媒介。第一期中,凡·塔瑟爾的兩名外星聯絡人“德斯卡”和“龍多拉”建議凡·塔瑟爾的門徒“卸下束縛心靈的鐐銬,丟棄恐懼的障礙,驅散自私心理和對物質條件的欲望”。

聯邦調查局記錄還顯示,標署1953年12月1日的那期紀要里,凡·塔瑟爾說他“收到飛船操作人員發來的消息,主要內容是‘空間站斯查爾總指揮’阿斯塔下達的命令,要求聯系位于俄亥俄州代頓市賴特一帕特森空軍基地的空軍情報部”。聯邦調查局還以擔憂而迷惑的筆觸提及一件離奇的事,凡·塔瑟爾曾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告知空軍:“我們已全盤獲悉當前為攻防戰役而制定的毀滅性計劃……眼下我們不會干涉引發毀滅性戰爭的態勢,但一 旦情況緊急,我們將以維護太陽系安全的名義介入。這是一個善意的警告。”

此后不久,悠卡河谷一位居民致信聯邦調查局,問了一個耐人尋味的問題:該局是否想過,凡·塔瑟爾其實是受雇于蘇聯的密探。也許此時聯邦調查局首次有了這般懷疑,卻也沒有浪費時間去調查。1954年11月12日,空軍特別調查局的S.阿弗納少校會見了聯邦調查局方面與空軍的聯絡人N.W.菲爾考克斯,探討圍繞凡·塔瑟爾滋生的種種爭議。幾天之后,阿弗納再次會晤菲爾考克斯,告訴他賴特一帕特森空軍基地的空軍技術情報中心(ATIC) “獲取的凡·塔瑟爾相關消息顯示,他就飛碟問題與他們有通信往來”。在權力中心內部,謠言愈演愈烈。

是外星人傳授我長壽秘訣的

空軍這話極可能指的是凡·塔瑟爾寫給ATIC,傳達阿斯塔命令的那封信件。最終,也是情理之中,空軍主動提出“向聯邦調查局進一步匯報詳情”。阿弗納少校與菲爾考克斯詳談之后,兩名身穿黑衣的聯邦調查局代表度過了一個難忘的清晨,他們駕車穿過嚴酷的加州沙漠地帶,到巨巖底下的小窩會見凡·塔瑟爾。一份標署為1954年11月16日的文件,記述了如下內容,典型的一本正經的官僚腔:

說到太空人與太空飛船,凡·塔瑟爾宣稱,去年8月的一個晚上,他和妻子在巨巖旁的露天區域睡覺,大約凌晨2時許,他被一個太空人喚醒。這人會說英語,穿著一件灰色連身服,類似于運動服,但又沒有任何紐扣、口袋,也看不出有線縫。據凡·塔瑟爾所述,此人請他檢查一艘降落在巨巖飛機跑道上的太空飛船,也有可能是一艘飛碟。凡·塔瑟爾說那是一艘類似于碟狀的鐘形飛船,具體直徑大約1 1米,屬于現在定義的偵查類飛船。這艘飛船上還有5名男性,穿著同樣的服飾,各方面都與地球人并無二致。

聯邦調查局記錄尚未結束:

凡·塔瑟爾說,飛船上的三個人都是啞巴,不會說話,僅通過思維傳輸交談,飛船的航行也是通過思維控制來操縱的。據他所述,那群人的發言人稱,自己之所以能說話是因為受到了家人的訓練。發言人說地球人的日常工作中使用了太多金屬,由此導致無線電頻率不規律,致使思維傳輸的發展遭受極大阻礙。據凡·塔瑟爾講述,這些人來自金星,絕無敵意,也不會以任何方式傷害這個國家或其居民。他宣稱,他們沒有攜帶武器,太空飛船也沒有武裝。他還提到包圍太空飛船的力場,可以屏蔽任何地球人所已知的探測。凡·塔瑟爾稱這艘飛船于20分鐘后離開地球,再也沒有回來。

聯邦調查局人員說,凡-塔瑟爾告訴他們,他“通過與太空人之間的思維傳輸”,確定第三次世界大戰近在咫尺,這場戰爭“規模宏大”并“具有毀滅性”,且可在《圣經》中得到確認,而“太空人熱愛和平,任何情況下都不會參與或挑起戰爭”。一絲不茍地記下這些之后,兩名聯邦調查局特工將注意力轉向凡·塔瑟爾的著述:

在玄學信仰與研究的基礎上,他每兩月出版一期名為《加州悠卡河谷普遍智慧學會紀要》 (Proceeding of the college of Universal Wisdom,Yucca Valley,California)的小冊子。他宣布這是免費刊物,郵發名單已從最初的250份增長到了1 000份。凡·塔瑟爾宣稱,這份出版物寄往全世界諸多個人、大學、政府機構,甚至還轉交給華盛頓特區的聯邦調查局。他說自家農場4萬平方米的地產已捐贈給了學會,還提到許多建筑均未使用金屬材料,故而符合太空人的要求。

1960年4月,凡·塔瑟爾應丹佛UFO調查社之邀,在科羅拉多州丹佛市菲普斯大禮堂作了一場講座,持續時間很長。在該社和凡·塔瑟爾不知情的情況下,有一名在場的聯邦調查局特工對每一個詞、每一個音節,以及所有具體細節都仔細作了記錄。有如下的詳細聯邦調查局報告為證:

講座之初安排了一段45分鐘的電影,內容包括幾張傳為飛碟的照片,以及對來自各行各業的眾多目擊者進行的采訪,討論他們親眼所見的UFO。放映結束之后,喬治·W.凡·塔瑟爾開始他的講座,凡·塔瑟爾說他參與“飛行運動”已經50多年了,目前在加州經營一座私人機場,擁有民用航空局許可。他個人有過多次飛碟目擊經歷,也曾與上百個見過飛碟的人交談。他說曾有來自外太空的人拜訪過他,由此,有必要將事實真相告訴美國人民。而他現在幾近退休,孩子也已成年離家,他感到自己應當做點貢獻,故而積極投身這一運動。

他講座的主要部分,是解釋《圣經》中某些事件與太空人之間的聯系。他說《圣經》中唯一一次直呼“上帝”,是在開篇的宇宙創造之時,而此后對他的所有指稱都是“天上”。他說,這是由于人類(即太空人)是上帝(原文如此)創造的,在太初鴻蒙之時,太空人來到地球,在這里播下動物,那些史前動物體溫有40.6攝氏度。然而后來出現了地軸傾斜,致使地極偏移,熱帶氣候和寒帶氣候調了個個兒。地軸傾斜之后,生命維持溫度變成了57攝氏度,于太空人很相宜,于是他們在這里建立了殖民地。當時留下的只有男性,打算日后用供給船把女性送來。

這在《圣經》中的反映,就是亞當起初沒有伴侶。他說亞當并不是個人的名字,而是一個種族的名稱。凡·塔瑟爾說這個種族后來與“直立行走的智慧生物”,即夏娃族(原文如此)通婚。等到太空人乘供給船歸來時,他們看見了眼前的景象,沒有降落。由于與亞當族同源,他們一直關注著地球人。

他說《圣經》中這類例子不勝枚舉,譬如摩西接受《十誡》。他說《十誡》實為太空人的律法,不像地球人只是當耳旁風念過就作罷。此外,來自天堂的嗎哪其實是太空人提供的面包。

他還談道,當地民間故事中也有反映,比如美國印第安人傳說,歐洲人所不知曉的玉米和土豆,是由一條“火舟”送來的。還有古老神話中的有翼戰車和有翼白馬,都是從天而降。他說耶穌由瑪利亞所生,而瑪利亞其實是太空人派往這里的妊婦,來向地球人示范正確的生活方式。

他說太空人多年來一直在關注我們,努力幫助我們。他們派到地球的專員,外表和我們并無二致,卻和耶穌一樣擁有讀心的能力,這其實是他們交流的方式,許多太空人都不會說話,不過一部分受過訓練的人會說地球的語言。凡·塔瑟爾說,地球上的太空人都裝備有“水晶電池”,能夠在身體周圍發出一種扭曲光波的磁場,故而太空人都是隱形的。他說這就是各類鬼故事的來源,諸如憑空出現的腳步聲、門自動打開及其他現象等等。

聯邦調查局對凡·塔瑟爾的關注絕對淡化了:1965年4月12日的一份聯邦調查局報告中,他被描述為“自封準宗教組織牧師的怪人”。同年,洛杉磯聯邦調查局遞交給胡佛一份類似性質的備忘錄,長達數頁,內容切入要害,毫不留情地給凡·塔瑟爾起了個綽號:“精神病例”。

該局有關凡·塔瑟爾的卷宗里,最后一份文件是1965年8月17日寄自一名普通民眾的信件,寄信人表示,他相信凡·塔瑟爾散布的飛碟言論不利于國家的福祉:“我認為,這位先生利用消極的宗教觀點,對我們的政府橫加指責,這么做具有潛在的負面影響,且與美國利益相悖。”聯邦調查局顯然已懶得再去理會凡·塔瑟爾和他的外星人盟友,沒有就這一問題采取相應行動。不論是凡·塔瑟爾還是所謂的他與宇宙兄弟共同探險的細節,都無幸再次榮登密宗文件頁面。但他還不打算從玄奧的UFO世界撤出。

凡·塔瑟爾的年度例會持續召開,直到20世紀70年代。但它的黃金時代早已逝去,正如UFO權威專家吉姆·莫斯里的評論:“……最終使它銷聲匿跡的,是1970年出現的眾多摩托飆車族,他們情緒激動,極不好惹,不再是凡·塔瑟爾在戰后新時期曾迎和的溫和人群,令他稍微有些倦怠了。加州飆車族可是沒法糊弄的,但同時,也造就了一番熱鬧非凡的景象。”

凡·塔瑟爾死于1978年2月9日,終年67歲——他死后,曾有計劃將融合器改建為迪斯科舞廳,倘若這一提議得到通過,定會讓凡·塔瑟爾在墳墓里也待不安穩,幸而這樣的事并沒有發生。直到今天,融合器仍然如幾十年前一樣矗立著:它仍像一顆磁石,吸引信男善女前來,期望能在此讓肉身重獲青春,與外星國度的居民心靈交匯,像凡·塔瑟爾一樣冥思。融合器甚至挺過了1992年席卷當地的一場里氏7.3級大地震,這成了它能量無窮的有力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