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UFO懸案調查第三季:謎影穿越二十年

 

《中國UFO懸案調查第三季》這一次將調查的目標對準了中國東北,聚焦在二十年前和二十年后相同地區兩起UFO目擊事件上。2008年5月,黑龍江省大慶市民拍攝到夜空中頻繁閃亮的神秘光點,而1988年8月,也是在大慶地區,老攝影師鄭德春拍攝到了更為絢麗奇妙的夜空光團,20年后,在我們與鄭德春的共同努力下,查明大慶市民年拍攝的不過是一個在夜空中放飛的夜光風箏,而1988年的UFO目擊事件卻在調查中越來越撲朔迷離,目擊范圍竟然廣布東北三省的大部分地區以及內蒙古自治區,經過走訪考證,越來越多的資料和目擊照片讓多年前的那次轟動事件越來越清晰,而一份完整的錄像的浮現,和眾多專家的分析研究,證明這很可能是一次神秘的不為人知的前蘇聯導彈試射過程的空間投影,雖然仍存蹊蹺,但是在解讀的過程中,我們了解到了夜空這一神秘領域中神秘背后的種種真相

    謎影穿越二十年(一)

    
內容提要:2008年5月中旬的一個夜晚,黑龍江省大慶市民王慶峰在自家陽臺上拍攝到了一個讓他永生難忘的鏡頭,夜空中斑斕多彩的飛行物閃耀奪目,但卻無法看出真身。在大慶晚報的報道過程中,杜爾伯特蒙古族自治縣的老攝影師鄭德春也參與其中,在我們的共同調查之下,發現王慶峰拍下的可能是在夜空風切變環境下出現的一個普通的夜光風箏,在對比結果下,王慶峰也終于釋然,然而鄭德春卻無法滿意,20年前,他同樣拍攝過夜空中的神秘現象,但是那究竟是什么,迄今無法說清。     

中國UFO懸案調查第三季:謎影穿越二十年

    UFO。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s。不明飛行物。千百年來,這些在天空中時隱時現的神秘物體,吸引著人類的目光,讓我們興奮,讓我們恐懼,更讓我們猜測不已。

    2008年五月中旬的一個晚上,一個神秘的光影又出現在了我國的夜空中。

    王慶峰妻:幾乎是靜止不前的,就那么一直在那兒停著

    王慶峰:我就瞅,這么小個亮點紅藍綠光,是個什么東西。在我想象中飛碟都是圓的,我沒想到是個三角的。

    主持人:他的名字叫做王慶峰,家住在黑龍江省大慶市,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人。 那他講的是什么呢?就是2008年5月份的時候,他無意之中在家里的陽臺上看見天空里有一個不明的發光點出現,于是趕快用自己家的攝像機給記錄了下來。這個消息一經公布之后呢,很多報紙、電視臺都來找他做采訪,并且大家都認為這恐怕就是人們一直所說的UFO。那么,王先生自己對這個也是深信不疑,所以我們對他這件事情也進行了一番深入的調查。不過在調查的過程當中讓我們自己沒有想到的是什么呢,由他這件事情,就是2008年5月份的事情,居然能夠牽出來20年前發生在東北地區的另外一起UFO事件,那么這個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呢?咱們還接著從王先生這兒講起。

    2008年春夏之交,UFO目擊事件忽然頻頻出現在大慶各路媒體上。就在這一年的五月十三日,大慶晚報記者張傳平接到了一個不尋常的電話。

    打來電話的是一名叫王慶峰的市民。從事婚紗攝影工作的他,聲稱自己拍攝到了UFO的錄像片段,并且長達20幾分鐘。王慶峰的家住在大慶市讓胡路區的名園小區。去年5月12日晚上8點半,在沙發上整理器材的他忽然接到了自己愛人打來的電話,妻子告訴他,天上有一個奇怪的東西!聽到這個消息,王慶峰本能地拿起攝像機,直沖陽臺!

    王慶峰:我媳婦打來電話,說老王,天上有一個發光的東西,你馬上拿攝像機錄下來,我拿著攝像機就上陽臺了。我把鏡頭調到最近距離的時候,我才發現這不是一般的飛行器,我看好像沒見過這種。

    這段錄像,就是王慶峰當晚拍攝的原始資料。視頻畫面一直持續了20多分鐘,在這期間,幾種不同顏色的光點在天上不斷地閃耀著。在錄像中看不出這個物體的形狀和大小,而在這段畫面的末尾,這個發光物體很快飛走,消失在一片樓區后面。

    看了王慶峰的錄像內容,張傳平也不敢妄下定論,就此立即將線索刊登出來。
在對當地氣象、地震、防空等部門進行取證調查之后,張傳平仍然沒有得到任何線索。這讓他越來越疑惑,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呢?為什么會出現在大慶市的上空呢?張傳平決定求助。

    鄭德春:大慶晚報張傳平跟我們說了以后,說鄭老師,王慶峰照了UFO的相片,然后我就說你能不能跟他說,把這個視頻傳到我們那邊,當時就傳到我們家照相館了。

張傳平求助的對象叫鄭德春,是黑龍江省杜爾伯特蒙古族自治縣的一位老攝影記者。而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就是中國杜爾伯特UFO觀測站的常務站長。

中國UFO懸案調查第三季:謎影穿越二十年

    主持人:鄭先生鄭德春,61歲了,說實話,長相很普通,典型的那種扔在人堆里頭您都找不出來的,因為是太普通的一個人了,可是在當地,他絕對是一個家喻戶曉的權威人士,為什么呢,因為20年來他始終在當地的一個觀測站,堅持用業余時間去觀測UFO。作為北京UFO協會的一名會員,我雖然也會經常關注這方面的消息,但從來沒有說,晚上自己架一個望遠鏡,滿天地去找。鄭先生據說就是如此。同時,老鄭又不那種跟人一見面就說,你見過UFO嗎?我知道UFO就是天上的外星他們駕著船來的,還真不是那種人。用他自己的話說,現在很多的UFO的目擊報告,往往都是假的,包括甚至有人說什么,你看到沒有,UFO,那是我氣功,我一發功,天上就出來這個東西的。從這點上講,老鄭還是一個很嚴謹的人。那他為什么會進行這種研究呢?緣起自1988年,也就20年前吧,他自己的一次經歷,遭遇到了UFO,并且拍了一些圖片,從那以后,就徹底地迷上了這個東西了。

    鄭德春:就像我上大慶,小孩碰到我說這就是照UFO的人,所以又跟我照相,又讓我簽字,所以這是第一咱們感覺特別好,好到什么程度,就是說我們自己能夠照到UFO。

    那么,鄭德春拍攝到的又是什么樣的UFO呢?那是在1988年8月的一個晚上,鄭德春與朋友在外吃飯,回家的時候,忽然看見天上出現了一個神秘的發光體

    鄭德春:當時那天空一出來,我的心里就感覺像駕云了似的,真空了似的,然后旋轉擴散的時候,那個時候更精彩

    鄭德春:這時候就瞅著那個橙黃色的光,放出白色的,像那個噴氣式那個灰霧旋轉。相當壯觀了,而且給觀眾和這個一般的目擊群眾都非常害怕,都說這怎么回事,怎么這么嚇人呢。

    事發突然,鄭德春并沒有攜帶照相機,沒能把這一幕拍攝下來讓他十分遺憾。次夜,他帶著同事早早就來到野外守候,因為他預感那個奇怪的發光物體還會再次出現!

    鄭德春:當時有什么預感呢,就是我們發現天都特別靜。因為它這個東西出現,咱們這個規律看,它不是說這個天空什么的云彩交加或者陰天,不容易發現。所以都在萬里無云,天空特別清靜,這樣容易出現。

    悶熱的夏夜,一片沉寂。但大家的心卻無法沉靜下來,一種異樣的感覺籠罩心頭。為了這不確定的等待,鄭德春心里也在忐忑,那個神秘的發光體,真的還會再次出現嗎?

    鄭德春:我們的精力特別集中。那時候我們的縣里中心街有個廣播喇叭,廣播電信局安四個喇叭,天天往上都用那四個喇叭播音,正好它9點鐘鳴笛。我們那個喇叭9點鐘就停機了,它就不播了,正好鳴完笛,我們就集中,瞅它了,天空也靜了,外頭也沒有噪音了,就瞅著它。這時候,呼!那個心情特別地激動。

    不明發光體果然又如約而至!大家拿出設備,帶著一股無法形容的興奮勁兒,開始抓拍這令人頭暈目眩的瞬間!就這樣,一個完整的不明發光體的出現過程被記錄了下來。

    鄭德春:它一出來像一個球狀,到旋轉擴散的時候,它噴出來的煙霧就像那個噴式飛機那個灰白色。那個煙霧一樣一樣的,就是旋轉,然后擴散。

    更為奇怪的是,這個不明物體在第三天又一次在相同的時間像約好了一樣又出現了。

    鄭德春:連著三天,三天出現完了之后,我們感覺這事挺嚴重。齊齊哈爾,海拉爾,大興安嶺,大興安嶺那時候我們也建個站,跟這個一樣,二一不差,一點也不差。跟蘇聯也取得了聯系了,蘇聯UF0研究會對這個事沒有解釋,說我們沒放什么東西。

    這一次成功的拍攝,鄭德春到今天仍然記憶猶新。但是,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也成了他心頭糾纏20年的謎團。自己拍下來的神秘發光體究竟是什么,是人造的飛行器,是極其罕見的自然現象,還是真的有什么更為神秘的來頭呢?他常常在想,如果當時設備再先進一點,或者有一部錄像機,可能這個神秘發光體會有更多的線索留下來。20年間,新的觀測設備換了一批又一批,但是這種神秘的發光物體,卻再也沒有出現,一直到2008年,王慶峰拍攝的錄像出現在他的面前。

    張傳平:他私底下跟我說,影像是第一次發現,所以說他覺得他這個事業干了這么多年,他認為這一次這個短片應該是非常重要。

但是看到這段錄像的時候,鄭德春激動而又困惑。這并不是他當年拍攝的那種光團一樣的飛行物,而是夜空中靜止閃爍的光點。那么這又是什么?鄭德春也無法說出答案。

    主持人:我們說,當我們見到一個你從未見到的東西又模模糊糊的時候,它到底是什么,肯定在我們每個人心里都會有不同的投射,根據你這個人的經驗、知識結構,包括你的民族背景生活習慣都會影響到。那么我們的記者當他第一次看到這個的時候,他得出一個什么樣的結論,讓我都很吃驚,他得的結論,他認為這是一個風箏。他覺得這好像就是一個很規則的造型,在空中飄飄忽忽的,那樣一個風箏。那么有沒有半夜發光的風箏呢?現在讓您看看我手里拿的這個東西,這是一個很普通的現在的這么一個小電器零件,有一個開關,我打開之后是什么樣子呢您看到沒,五顏六色紅的黃的綠的光它就閃現出來了。這是什么呢。這是一些風箏愛好者們給自己風箏上做的標記,什么時候使用呢,這些人往往都是喜歡夜里來放風箏,他們把這種燈掛在風箏線上,掛在風箏上,尤其是固定在風箏的邊緣之上,這樣當風箏飄起來的時候就很好識別了。而且呢給人一種亦幻亦真的感覺。所以當我們的記者對王先生說了,我覺得您這東西不會拍的是夜里的風箏吧?王先生說實話真有些不高興了。咱們想,作為一個很普通的人,以前沒有關注這個東西,人家無意之中遇到這個事情,拿攝像機拍下來了,遇見一個記者,你記者來一句,您拍這是風箏,誰都接受不了這個事情。但是咱們說,我們這個說法就一定是正確的嗎?必須還得找到別的證據,那首先想到的毫無疑問就是人證唄,也就是說在去年五月份的那天晚上,還有沒有別人也看到了它。

    隨后,我們在王慶峰所在的小區附近找到了更多目擊那次事件的人。

    目擊者1:就在那個上空,那個角那個位置,看著了。然后我們這一大幫就站在那兒,然后就看到飛碟紅的綠的藍的三個色在那兒一直動一直動,一直飛。

    目擊者2:到那個方位咱們眼睛看也大概就這么長吧,之后再慢慢就不見了,是移動的。

    目擊者3: 我是聽到外面有人喊說飛碟飛碟,正剪頭呢,我就好奇,我就跑外面來,當時我看到天空中大概也是在那個位置吧,然后在那兒停留,有燈,有三樣色的燈,在那兒一閃一閃的。

    目擊的人數變多了,但是所有的目擊者都住在王慶峰家所在的小區之內,在隨后的線索征集中,并沒有其他地區的目擊者報告。這就意味著,在晴朗夜空中停留了20多分鐘的不明發光體,它的高度可能十分有限!而這個高度,仿佛給夜光風箏的猜測做出了佐證!

    而在對王慶峰所拍攝畫面進行提亮處理之后我們發現,幾個光點所圍成的形狀,正是與常見的飛機型沙灘風箏有些相似!這是不是就說明,王慶峰拍到的“UFO”就是一個飛機狀的夜光風箏呢?但是王慶峰本人卻不同意這種說法。

    王慶峰:為什么第二次沒有出現,我從5月12號一直等到現在,他不能放一次就給扔掉了吧,他得再放吧,接著放吧,沒有出現。

    王慶峰自然無法接受這種猜測。為了把事情的真相查清楚,并且解答王慶峰的疑惑,我們找到當地知名的特技風箏俱樂部,而俱樂部的主人袁冰是大慶市最大風箏店的老板。

    袁冰:燈已經很普遍了。因為現在大慶這地方可能還少一點,在北京可能很普遍了。一般晚上玩風箏都帶燈。
 
在袁冰的風箏店里,出售著種類繁多的特技風箏、夜光風箏,和各種掛在風箏上的小燈。據他介紹,如果夜空晴朗,高亮的風箏燈在幾千米的高度仍然清晰可見。那么,究竟王慶峰拍到的是不是就是這類風箏呢?在我們的邀請下,當晚袁冰攜帶著特技風箏和風箏燈,造訪了王慶峰,并且看到了那一段發光體的錄像。他能夠說服王慶峰嗎?又如何說服呢?

    袁冰:我第一印象就是風箏。我不會想得很多,我就認為是風箏。即使是其他的東西我也會聯想到是風箏,因為我自己經常放這些東西。咱們在視頻里看到的風箏完全可以做得到。

    在王慶峰的家里,袁冰向他展示了自己店里出售的各種風箏燈。

    袁冰:冬天的時候龍崗市場,有一伙人他們買的這個燈,他們買的。看,他們買的這個燈。這個燈夾上跟你剛才看那個差不多,夾成一個大三角,就是晚上的時候,這個東西咱是隨意夾的。你想夾啥形都行,你想夾三角夾三角,你想夾魚形夾魚形,甚至說,你要想更夾好點可以夾自己的名字,比如說你叫明,你叫冰,你可以夾出來,這種燈屬于普通的,普通的一千米都能看到,有一種高亮的,高亮的五千米以下全能看到,你看這種燈只要你視線能夠到你就能看到燈。

    隨后為了印證夜光風箏在錄像機中拍攝的效果,袁冰在室外的廣場趁著夜色將風箏放起,而這段錄像擺在王慶峰眼前時,似曾相識的景象終于讓王慶峰也恍然大悟了。但是即便是這樣,依然有一個疑惑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王慶峰:收線的時候,風箏收線的時候得30分鐘,它這個3秒鐘就沒有了。另外一個它這個燈光可以稍微消失一會兒再出現,風箏的燈光,好像消失不了,一直閃著。它消失了挺長時間,我肉眼還瞅著,我說這個東西為什么沒了。

    如果是在夜空中發光的風箏被王慶峰偶然拍到,卻為什么又會在夜空里神秘“隱身”一段時間呢?在王慶峰的錄像中,的的確確出現了發光體忽然消失的情況。而這個不明物體最后消失在王慶峰視野中的時候,速度很快,與正常收線下落的風箏速度完全不同。

    袁冰:中間有一段看不見就是觀察風箏的這個,比如說風向,像大慶這個風向,它有時候風向在這兒,有時候風向在這兒,有時候風向在這兒。一天就是說,在這個時段風向不停的變化。你比如說風箏是這么飛,突然風就是吹一口,可能這么一撅,或者是撅起來,等過去了再過來,這個中間正好趕上你這個視角往上瞅的時候,可能就是視角變差,就看不到了。

    同時袁冰猜測,王慶峰錄像中光點的急速消失,正好與他拍攝之后這個風箏不再出現,相互印證,形成了一個巧合!正是因為當晚高空風向的不穩定,使得風箏突然斷線或者出了什么別的問題,才很快就消失在王慶峰的鏡頭里。

    主持人:線斷了,自然就不知道風箏飛到哪兒去了,這是一個最簡單的道理。而且大夜里的,誰說得清楚到底是誰放的呢?所以說我們是既沒有找到這個失落的風箏,也沒有找到這個放風箏的人。所以說呢,到這兒也只能說,如果是夜里帶發光器的這個風箏的話,可以造成和王先生所記錄下來的影像里面相同的光點的軌跡。至于說是不是就是由風箏造成的,這事兒就不好說了,不過王先生自己呢倒是比較認同我們這個看法。當然了,現在玩風箏的人很多,而且民間有愛好飛行的人士,甚至民間人士都能做出這種碟形的飛行器,讓它都能夠飛起來,這確實是讓人感到很了不起,那么在特定的環境之下,這種東西一旦飛起來,被人誤認為是飛碟,UFO,這也是一個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但是讓我們感覺到意外的是,那就是由這個事情引發出來的20年前的一個事情,實際上我們對于此次UFO事件進行的調查還遠遠沒有結束,這只是剛開了一個頭而已。
 
事件已經過去幾個月,夜空中飄忽不定的光點,在鄭德春的腦海里一直揮之不去。20年的時間,足以讓正值壯年的攝影記者成為壯志未泯卻步入花甲的老人,他苦苦等待ufo的視頻,卻一次又一次失望和困惑。1988年的那些夜晚,他到底拍到了什么?究竟是什么在天上旋轉,照片中彌散的怪霧又是什么?在我國曾經不止一次出現夜空中的螺旋發光體,它們和鄭德春拍攝的有些相似,但卻有更多的不同。王慶峰的拍攝和鄭德春的照片將我們帶進了這穿越了20年的謎案之中,但我們不曾想到的是,接下來等待我們的,是充滿意外與迷惑的調查之旅。

    謎影穿越二十年(二)

    內容提要:大慶市民王慶峰拍攝到的不明發光體是夜光風箏,在風的切變作用下產生了神秘的隱身現象。在我們繼續調查20年前鄭德春拍攝的UFO照片的時候,北京一位天文愛好者同樣提出了這會不會是風切變作用下飛機形成的特殊尾跡。但進行對比分析之后我們發現,20年前同時目擊那次現象的范圍遠遠超過了飛機之所能。而2008年6月,另一家電視臺在采訪了鄭德春之后提出,這可能是一次火箭爆炸的殘骸,在與火箭專家共同分析之后,這種可能性也被排除。

中國UFO懸案調查第三季:謎影穿越二十年

    20年前,由一名叫鄭德春的攝影記者帶隊,拍下了這讓人著迷而又恐懼的不明飛行物!

    鄭德春:都非常害怕,都說哎呀,這怎么回事,怎么這么嚇人呢。

    為了探尋那離奇經歷的背后真相,鄭德春苦苦觀測20年卻再沒有真正拍到。

    主持人:我們說,前面已經給大家看了,1988年的時候一個叫鄭德春的人他在東北地區記錄下來的一段不明飛行物的圖片。后來呢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鄭德春一直就在某地從事業余的這種ufo的觀測,一觀測就是二十年。為什么呢?他一直期望能夠找到和自己當年見到的東西很相近的東西。可惜這么多年過去了,雖然在整個大慶地區依然是有不少的UFO報告,但是呢,要么就是這些人只是看見了,并沒有準確記錄下來,要么就是一些玄而又玄的東西,比如把孔明燈之類的東西當成了不明飛行物。總而言之都是不太可取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鄭先生也很失望。直到去年也就是2008年5月份的時候,大慶呢一個叫做王慶峰的先生在自己家的陽臺上拍攝到了一段不明飛行物的錄像,這段錄像記錄的也是一個不明的發光物體飛行的過程,當地人很快就找到了鄭先生,鄭先生看完之后認為這跟自己拍攝的完全不一樣。后來經過調查大家基本認定,王先生拍的那個只不過是人們夜間放的一個帶有發光裝置的風箏而已。這件事情算是了了,但是對于鄭先生而言,他的UFO懸案到現在可還沒解決呢。

    自己拍到的究竟是什么?這個問題讓鄭德春一直困惑了20多年。在這期間,大慶地區不斷出現各種各樣的UFO目擊報告,而正是這么多的神秘事件,使得很多媒體的注意力一時間集中在了這個東北重鎮,中國油城。今年6月,一家地方電視臺也為此事前來采訪,并且在節目中提到了鄭德春以前拍攝的照片。而他們認為,鄭德春拍下的,可能就是一次火箭脫落而爆炸的殘骸!不想,這樣的猜測卻引起了鄭德春和很多愛好者的不快。

    鄭德春:哪有那樣的殘骸,它掉下來也就直著走,也不能轉圈爆炸。

    事實上,這個節目的猜測并非沒有根據。幾十年來,在我國各地已經有陸陸續續好多次夜空中螺旋發光物的目擊,而這其中,有的是照片,有的是錄像片段,,更多的則當事人的回憶和口述。在這些資料中有一份尤其值得注意,那就是發生在2005年,我國新疆喀納斯地區的一次螺旋發光物的目擊,而走近科學的記者在當時也參與了事件的調查。

    2005年9月8日,新疆上空出現一個飛速運行的螺旋發光物,而這個神秘的東西被幾位目擊者同時看到,并攝錄下來。后來經過多方查找證實,這個不明發光物的出現時間與哈薩克斯坦的拜科努爾火箭發射基地發射運載火箭的時間完全吻合。而在采訪了有關專家后我們得知,確實在一些特殊的觀測條件下,運載火箭的脫落殘骸,的確可以在夜空中形成這樣的螺旋發光形狀!

    那一次事件中的火箭殘骸,與鄭德春在1988年拍攝的照片的確有幾分相似,難道說鄭德春拍到的UFO也是這種東西嗎?

    可是當我們將兩組不明飛行物放在一起比照的時候,疑點一個一個地蹦了出來。鄭德春拍攝的螺旋發光體更大,照亮大半個夜空,在畫面的左下方能依稀見到火焰狀的薄霧。這些特征在新疆喀納斯事件中并沒有出現,相比之下,兩者雖有相似,但有更大不同。更為重要的是, 20年前的這個不明發光體出現不止一次,至少在黑龍江的杜爾伯特縣,就連續三天都有相應的觀測報告。

    鄭德春:因為連著出現三起。一個火箭殘骸爆炸,那就碰巧趕上了到頭了,怎么連著三天呢?它能今天九點扔一個,明兒九點再扔一個火箭殘骸,那不趕上鬧笑話一樣嗎

    一次火箭發射的殘骸有可能被連續觀測嗎?會有連續發射火箭的情況嗎?帶著老鄭的質疑,我們來到中國運載火箭研究院。

    劉竹生:我們這個發射時候有一個叫發射窗口,所謂窗口就是時間段,但是那樣發射幾乎是不可能的。要是失敗了,因為有火嘛,必然是已經點著火了,失敗的火箭,他運的東西我們叫有效載荷那也毀了。你再把它組裝到一起,測試,不可能今天完了明天又一個。

    火箭發射不但代價極其昂貴,發射的時間也有十分嚴格的要求,專門的術語叫做發射窗口。一般來說,在幾天之內找到最合適的窗口都不太容易,更不可能在天天同一時間發射了。那么,除了火箭殘骸,是不是還有什么不為人所熟知的人造飛行器可能造就這樣的現像呢?專門從事天文觀測研究工作的北京天文館工程師寇文在對鄭德春的照片研究之后,提出了他的猜測!

    寇文:像我們在觀測神六的時候,包括我們在觀測嫦娥的時候,除了觀測到這個人造天體的這個本身,飛船的本身,同時也觀測到了它末級的火箭。

    運載火箭的飛行需要依賴很多個助推器的噴射,而末級火箭正是運載火箭的最后一級助推器。它在飛船進入軌道的時候與飛船分離,之后便按照相對穩定的橢圓軌跡在太空中運行很長一段時間。而在這段時間內,只要天氣允許,幾乎天天都有觀測到的可能。

    寇文:它現在也是成了圍繞地球運轉的一個人造天體,那么它會越轉越低,最終會落到這個地球大氣層里邊墜毀。我們在觀測到神六飛船過去以后,那就是一個小亮點在天上緩緩地飛過,那么相隔半小時以后,那么又一個更亮的亮點過來,   那么這個就是它的末級火箭。

    很多天文攝影愛好者在我國神舟宇宙飛船發射之后,都曾經成功拍攝到末級火箭的照片。末級火箭在人們的視野里僅僅是一個發亮的光點,被照相機拍下來,也不過是一條細細的線狀軌跡,這與鄭德春拍攝的螺旋發光體完全不同!
寇文:在不正常的情況下,或者在特殊的情況下,或者在剛剛和這個飛船本身分離了以后,它還有什么異常的情況會出現,比如說它的燃料還沒有燒盡,還能再往外噴燃料,而且噴的這個角度或者是方向有什么異常,那么能夠讓這個星體本身形成一種,一邊圍著地球在轉,一邊自身在做一種螺旋式的旋轉,就是這種可能性,看看火箭方面的專家能不能給我們一個解釋吧。
而對于這種說法,長征2號F型火箭的總設計師劉竹生同樣也給出了否定的答案。

    劉竹生:這是不可能的 因為人在地球上要是真要看末級火箭,幾乎是肉眼是看不見的。只有它返回大氣層時候才能看見,所以不斷每天都看見是一個不可能。

    主持人:這就是北京天文館拍到的一個末級火箭的運行軌跡,我們說運行軌跡指的是什么呢,你千萬不要以為它真的是這么一條線過去的,而是無數個小點把它連接起來的,一點曝光,一點曝光,這么曝光曝過去的。所以我們從這個畫面上看是一條線。那么另外還有一點,我們說他和鄭先生拍攝的不一樣的是在哪里呢?我們剛才也看到了,那個東西它基本上是與地面平行飛過去的,頂多因為視角的不同,因為地球是圓的,它有一種從上往下的感覺。可是鄭先生拍攝的這個呢有很明顯的從下往上升這樣一種意味。另外您看到了沒有,尤其是這兩張,就是說它的背后拖著長長的大尾巴,而這個尾巴還很不規則,這會是什么東西造成的這種現象呢?火箭是一定做不到的,在這種情況之下有人說了,難道不能是飛機造成的這種現象嗎?可是如果是飛機的話,它難道天天都這么準時的在這兒飛嗎?您還別說,劉竹生老師很同意這種看法。他說不是宇宙飛船,不是衛星不是火箭,能夠在同一地點連續三天出現的話,都被人們看到的話,那很有可能它就是一個有固定航線的飛機!

    在北京天文館分析照片的過程中,還有一位在場的人也懷疑鄭德春拍到的正是飛機。他叫趙雪飛,多年之前正是北京UFO研究會的調查部部長。

    趙雪飛:我只是從我這個航空專業的角度去調查這件事,發現幾乎是90%以上我都能給它,只要是在咱們國家空域范圍內的,我都可以通過關系給它調查出來,一般都會落實到航空器飛行的各種燈光、尾跡這上面。

    趙雪飛的說法讓人不禁疑惑,我們日常看到的飛機飛行基本不帶尾跡,而在一些特殊情況下,飛機會噴出一條長長的帶狀尾流,這種尾流是由于發動機噴出的碳粒與冷空氣結合,形成的凝結核,或者是飛機發動機噴射的炙熱氣體影響周圍空氣造成的,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種形成尾流的方式。在各種飛機的越境飛行,和特技飛機的表演中,我們常常可以見到這些奇妙的飛機尾流,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拉煙。那么,究竟什么樣的噴射,才能在大氣中導致如此廣大范圍的光暈,并且呈螺旋形狀呢?

    趙雪飛:在冷暖空氣交界的時候,它的風向是完全不一致的,甚至相反都有可能。實際上我們飛行員經常接觸到這種天氣,他們叫風切變。

    我們所處的地球大氣層中,空氣運動錯綜復雜,變幻萬千。趙雪飛說的那種現象叫做風切變,簡單地說,在大氣中的兩點之間由于種種復雜的氣象原因,會造成風力、風向的突然變化。而變化的具體表現,就是各種不確定的空氣激流。

    趙雪飛:放風箏的人也經常碰到這種現象,他把風箏放得不太高的時候,可能這個風向是北風,放得更高一點,風向又變成南風了,這個風箏方向就變了。如果這個尾跡是在這么一個不同高度,不同風向的情況下,它很有可能會造成這個尾跡的旋轉。

    在之前的調查過程中,大慶市民王慶峰拍攝UFO事件也涉及到了這一點,那就是風切變引起的高空風向變化。很可能正是因為高高飛起的夜光風箏在高空遇到不同方向的氣流,才使得風箏出現偏轉,造成了光點在視頻中莫名其妙的“隱身”。難道說,20多年前鄭德春拍攝的螺旋發光體與王慶峰事件,真的有著某種微妙的聯系?多年懸而未決的神秘事件,會是飛機所導致的嗎?

    趙雪飛:當一個空中的一個空氣的激流在這個尾氣的下面,這個凝結的尾氣往下要沉的時候,這個一個方向的激流給運動帶過去,然后就給它帶出類似的螺旋的現像,實際經常看飛機尾跡也能看得到這種現象。如果這個條件比較穩定比較合適的話,這是一個連續的一圈一圈接著一圈。

    如果真的是飛機噴射,照片中令人疑惑的薄霧似乎也能說得通了。可是疑問仍然存在,我們觀測飛機尾流一般是在白天,天空能見度好的時候,而且飛機的尾流并不發光,然而不明飛行物出現在臨近深夜的21點,那個時間能夠看到如此明亮的飛機尾流嗎?

    趙雪飛告訴我們,1988年的夏天,正好是夏令時,而晚上九點實際上不過是平時的八點左右的狀態,在這個時候,因為地球的自轉,人所在的地面已經處于黑暗,而飛機所在的平流層正好處于能夠被太陽照射的高度,當飛機的尾流形成凝結核,這些凝結核會反射太陽的光芒,從而被地面觀測到。

    按照趙雪飛的推理,飛機如果想在夜空中造出這樣的螺旋狀的尾跡并非不可能。但是我們仍然有一點疑慮,那就是飛機的高度問題。

    在上一集中,大慶市民王慶峰拍到的所謂ufo,高度很低,與夜光風箏的高度差不多,所以看到那個東西的人,都住在同一個小區里。

    當今世界上飛得最高的飛機是美國的 X-15 A研究試驗機。它能飛將近100千米,如果按這個最高值來計算,假設A地點上空100千米有一架飛機,那么我們在地面上丈量100千米的距離,畫一個B點,這就是一個等腰直角三角形,我們可以知道,從B點觀測A點上空的飛機的話,仰角是45度,這是一個很合適的觀測角度。但是如果把這個底邊延長,再延長,觀測的角度就會無限變小,也就是說,觀測者距離A點超過400千米的話,因為角度太小或者遮擋物的存在,地面的人再想看到這架飛機就很困難了。那么,1988年那個神秘物體,又被多少人看到了呢?

    鄭德春:齊齊哈爾,海內爾,大興安嶺,大興安嶺那時候我們建個站,跟這個一樣一樣,二一不差,一點也不差。
  
   為了驗證鄭德春的說法,記者離開杜爾伯特,由近及遠前往周邊地區進行調查,搜尋目擊報告。我們很快便找到了一位目擊者,他住在離杜爾伯特縣300千米的綏化市。

    王慶偉:當時我們在返回綏化的路上,就看到一些人都下車,都往西北方向看。這么一看,就發現這么一個東西。這個東西當時我們看的時候一開始的時候不是很大,很亮。

    王慶偉是黑龍江省綏化市的一名政府公務員,1988年8月25日晚,他在出差的路上和同事一起目睹了那個螺旋發光體的出現!

    王慶偉:圓圈似的這個東西,越來越大,但是它就不那么亮了,它有一個非常的特征,就不那么亮了,就像一層薄霧一樣。四五天,天天晚上我們都看一看。

    綏化市目擊者的描述印證了鄭德春的拍攝:西北方向出現的螺旋發光體,消散的薄霧,而且在那里的連續目擊天數更是達到了四五天。在取得綏化市的目擊報告后,我們向西北開進,來到了鄭德春提到的內蒙古自治區的呼倫貝爾市海拉爾區。果然,我們在這里也找到了目擊者。巴圖和宮玉山是呼倫貝爾市草原工作站的工作人員,他們對1988年8月份的夜空奇象同樣記憶猶新。

    宮玉山:一開始就是一個亮點。我一看順口說,這是不是傳說中的飛碟啊。完了逐漸開始往單位這么走,它就是慢慢慢慢往高升,升到這個方向的時候就開始散了,這個光開始散了,變成大扁圓似的。

    巴  圖:就像彩虹似的,轉,有點轉。
宮玉山:就跟我們說的似的,就想飛碟似的,底下還有一柱煙。

    宮玉山將目擊情況畫出來的時候,我們發現這同樣與鄭德春的照片十分相似。

    宮玉山:拉長,這是霧狀,最后來全部彌散。整個散的時候就是一大片光沒了,這時候就沒了,就是一片霧狀的,整個天空。這個時候好像有旋轉,給人一種感覺有旋轉。

    隨著走訪范圍的擴大,我們發現,在黑龍江的絕大部分地區,吉林、遼寧以及內蒙古的部分地區都在那幾天幾乎同一時間觀測到這個奇怪的現象。所有目擊者在當時都被這個旋轉發光的物體深深吸引,同樣也沒有人知道這到底是什么,一時間猜測紛紜。而這些目擊地區已經組成了一張面積達到上百萬平方千米的目擊網絡,這個范圍早已經遠遠超出了飛機所能達到的最大觀測距離!

    主持人:種種事實告訴我們說,雖然飛機能夠制造出來類似這種螺旋狀的尾跡來,但是飛機不可能飛到那么高的地方,也不可能有那么快的速度,讓同時身處在幾百公里范圍之內的很多人都同時看見它。那么它既不是火箭,不是飛船,又不是飛機,那他會是什么呢?有人說,它會不會是一種自然的天象呢?比如說發生了一個什么天文現象,流星或者是彗星?如果咱們不看這個圖,你單想,說有一個不明物體,飛,它背后拖著一個大尾巴,我們可能會想到是彗星,但這個家伙跟我們見到的彗星差太遠了。而且彗星也好流星也好,應該它都是這么與我們擦肩而過的。絕不會像它這種,是往上走的。這就讓人覺得它的運行方式實在是太過詭異了。那么與此同時呢,我們找到了另外一個線索。那就是幾乎在同時,另一個地點人們也記錄下來了一些資料。這些資料到底是能夠幫助我們還原事情的本來面目,還是會把我們引向另外一個更加神秘的領域呢?歡迎大家明天接著收看我們的節目。

    謎影穿越二十年(三)

    內容提要:1988年8月下旬,連續多個晚上在我國東北地區出現的UFO目擊事件在當時造成巨大轟動,而這件事情在當時就被南京紫金山天文臺的王思潮所關注,我們找到王思潮,并在他那里得 到了眾多絕密檔案和目擊報告,更多新的照片呈現在我們眼前,而王思潮則認為,這極有可能是一次外星飛行器的目擊事件!我們對他的調查過程進行了分析考證,并與此同時繼續深入進行更多目擊報告的追查,這時我們發現了黑河市氣象局工作人員留存的一個錄像片段,20年前那震撼人心的過程展現在眼前,并且提出了更多的疑問。

中國UFO懸案調查第三季:謎影穿越二十年

   主持人:大家好,我們今天將繼續為您奉上中國UFO懸案調查的第三季。故事的主人公依然是前兩集當中的鄭德春鄭先生。鄭先生職業是一個攝影記者,這兒還有一張采訪證,出席的是中國ufo新聞會的采訪證。那么鄭先生為什么會對UFO這么感興趣呢?那就是因為在1988年的時候,他在自己的家鄉,黑龍江省杜爾伯特蒙古族自治縣,拍攝到了這樣一組畫面。這組畫面告訴我們的似乎就是一個不明飛行物在那里飛行。一開始是一個小光點,慢慢地是一個小光環,再后來就像是一種深海里面生物的那樣一個鏡頭了,這是一張吞吐云霧的大嘴,后面是一個妖異的尾巴。到了這兒,感覺真像傳說當中的一種妖風邪氣一樣。這樣它慢慢地逐漸消失了。其實鄭先生告訴我們說,不僅僅是他,因為事發之后他馬上聯系了周圍很多觀測地點的人們,結果發現在很大的一片區域里面,同一時間有不同的人都觀測到了這個怪異的現象。

    王老師:像我研究不明飛行物研究已經有37年了,當然有相當多的是已知的事物。但是很多東西,它不是就不是。

    王思潮是南京紫金山天文臺的研究員,螺旋發光體,一直被王思潮認為是“不是就不是”的一類目擊事件。僅僅在他手上,各種各樣的螺旋發光體的目擊報告就有幾百份。

    王老師:這種螺旋狀的,帶旋轉這樣的不明飛行物,這個不是第一次了

    正如王思潮所言,我們的記者也曾經不只一次就螺旋發光體出現的現象請教過他。

    2005年的9月,一位民航駕駛員在飛往山東青島的途中,看到了正前方出現螺旋發光的奇怪物體。這個線索引起了我們的注意,隨后,我們又找到了位于遼寧、吉林和內蒙古等地的其他目擊者,在那一天,他們都看見了空中出現的奇異現象。

    然而,在隨后的調查中我們發現,不同地區的目擊者,看到的ufo并不一樣。在對調查資料進行總結分析之后,雖然我們沒能最終確定那個ufo的身份,但是我們可以模擬那個不明飛行物的運動軌跡,它一路飛速穿過大片天空,被各個地區的目擊者看到不同的形態,最終消失在人們的視野里。然而鄭德春拍攝的螺旋發光體,不但比它大得多,而且是連續幾天同時出現。更為重要的是,不同地區的目擊者所描述的不明飛行物都是一樣的--一樣的時間,一樣的方位,和一樣的形態。

    王思潮告訴我們,他很早就得知了1988年8月份在黑龍江上空目擊UFO的這一次事件,在他手中,有著幾十個不同地區同時目擊這次事件的珍貴檔案!

    王思潮: 1988年的8月份,從25號到31號多次出現奇特的UFO事件,當時我們收到了黑龍江、吉林、遼寧還有內蒙古,有這四個省自治區發來的將近有七八十封觀測報告。他們就是說第一看到什么現象,把它描寫甚至畫了圖出來,他們就想知道是什么東西。

    在之前的調查中,在很多城市我們都找到了那次不明飛行物的目擊者。在查閱了王思潮手中的檔案后我們發現,我們調查過的目擊范圍加上王思潮手中檔案的目擊者分布,已經構成了一個覆蓋東北三省和內蒙古北部邊境地區的龐大的UFO目擊網絡,這能說明什么呢?

    王老師:當時好多地方都看到,就是在黑龍江比較南面和東面都可以看到在西北方向出現。它是在空間出現,這個可以敲定下來了。

    曾經有人對這個UFO提出過各種各樣的猜測,比如飛機產生的尾流。事實上,在大氣中風切變的作用之下,飛機噴出的尾跡的確可以制造出螺旋狀的形態,加上事發的1988年夏季正值夏令時,因此在夜晚9點左右的時候,飛機所在的平流層依然可以被太陽照到,而飛機尾部噴出的碳粒等凝結體可以反射陽光,看起來就如同自身發光一般。但是,飛機飛行的最大高度也不超過十萬米,而1988年鄭德春拍下的不明飛行物的高度卻遠在這之上,達到了外層空間的范圍!

    王思潮:就是真空的,就不是在十幾千米這樣的對流層。這上面的話,無非就是三種現象。第一種是天文現象;第二種就是那個空間飛行器,或是火箭,衛星這些東西。

    而北京天文館的工程師寇文在看到鄭德春的照片之后,也提出過會不會是宇宙飛船的末級火箭的猜想,但是在我們就此詢問我國著名的火箭設計專家劉竹生之后,這種情況也被排除了。那么,這個連續在東北夜空中出現的神秘物體,究竟會是什么呢?

    王思潮:第三種就是我們未知的,也可能是外星飛行器的這種情況,第三種可能性是最大的。

   主持人:外星飛行器。這個說法太令人吃驚了。如果說這是真的話,有外星人駕駛飛船,曾經光臨我們這里,哪怕它是二十年前發生的事情,但是當時我們居然有人用攝像機記錄下來這一光輝的時刻,那么將來拿給子孫后代看的時候,這是多么了不起的一段影像資料啊。別說是普利策大獎了,就是再高的榮譽,都應該送給我們當時的記錄者了。可是我們說實話,您講它是外星人的飛行器的話,這里面的證據到底是在哪里呢?不能說拿了一些圖片過來就講,這個它就是外星人的啊。可是我們人為什么總會喜歡把這些東西聯想到外星人呢?曾經有科學家這樣分析過,那就是因為在我們人類、任何一個人的心靈深處,都有一種無法去克服它的孤獨感。這種孤獨感是與生俱來的,當我們的祖先原始人在曠野之中仰望星空的時候,他肯定也會想,我是誰,從哪兒來,到哪兒去。也在想他和自然,和腳下的土地,和天上的星斗之間的關聯。其實說白了,那就是當我們每一個人在宇宙當中去讓我們的思維馳騁的時候,難道我們自己不希望與一個外星人發生偶遇嗎?我們不希望結識幾個外星伙伴嗎?換言之,從某種層面上講,真說不定當我們發射火星探測器到火星去探測的時候,也許有另外一些人,就從另外一個角度觀察著我們,接近著我們,只不過我們誰都不知道而已。當然,這一切都是猜想,都是處在一種研究階段,并沒有實際的證據,我們說僅靠照片,難道就能夠告訴我們這樣的答案嗎?王老師說,不知是你們找到的這些照片,實際上在我這里同樣還有當時同一時間但不同人拍攝下來的照片!

    這就是王思潮手中的照片,拍攝者叫吳淑賢,1988年8月27日拍攝于黑龍江的齊齊哈爾市。從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出,鄭德春拍到的那個神秘的光團有了清晰的輪廓和發展過程,而且新的照片中,我們又看見了不明飛行物下面的那一片奇怪的薄霧,它也有了更加明顯的輪廓,甚至和飛行物軌跡有明顯的斷裂!那么,王思潮又是如何從這些靜態的照片中,看出這個東西可能來自外星呢?
  
王老師:首先這次漠河氣象局當時有觀測,觀測出來就是說25號和26號在西邊出現,它那個仰角是30度,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數據,他們是氣象站觀測,這是他們專業,這點精度比較高。

    根據吳淑賢刊發的資料,黑龍江省北至漠河,南至哈爾濱都目擊了20年前那次不明飛行物的出現。這與記者的調查范圍是重合的。王思潮決定復原那個東西出現時的場景。結合記者提供的最新資料與之前的已有線索,他要對所有已經證實的數據進行半定量的估算,確定這個疑似外星飛行器的東西,在20年多前被東北地區的人們看到時,究竟在什么地方。

    王老師:當然這個有一點誤差,誤差不是很大。當時是在前蘇聯的嗤嗒市北偏東150千米地方的上空出現,它是緩慢在移動。移動的時候,一邊旋轉,一邊移動,一邊噴出來一個光圈的東西不斷擴散而來。

    將吳淑賢和鄭德春的觀測資料相結合我們可以看到,不明飛行物中心的發光體基本上在原有位置上下和左右移動,而且看起來十分緩慢。

    王思潮:從漠河、從不同角度看,它沒有什么明顯移動。那么我們假設,我們給它估算得范圍大一點,為了計算速度,我們假設它移動了300千米,在20分鐘里面,移動了300千米,就是300公里,那么即使移動成這樣的速度,它也是在20分鐘里面移動這樣一點而已,就是說每秒零點幾千米的速度。

    按照王思潮對照片的估算,這個停留不動的飛行物的速度遠遠低于每秒一千米,否則它早就離開那個地方消失不見了。

    王思潮:這么低的速度,在那邊停留20分鐘左右,這樣的不明飛行物,那么如果是人類發射的飛行物早就掉下來了。

    如果人類飛行器在宇宙空間里做不到這樣的慢速停留,那么,它又會是什么呢?

    王老師:外星飛行器。但是不一定有人,外星飛行器人家就想,外星飛行器是不是有外星人駕著來的,那倒不一定,這個人類的飛行器飛到火星上,人沒有去,在這個上面,這樣轉,那樣轉,當然這個飛行器比人類火星飛行器還要強多了。

    這是一個十分大膽的猜想!他設想了一個來歷不明的飛行器,在天空中忽然現身,停留在俄羅斯赤塔地區150千米以上的高空,它以我們無法理解的技術對抗著地球的強大引力,一邊在真空空間上緩慢移動,一邊噴射出瑰麗的光暈。而這些都被我國東北地區的人們看到了。

    王思潮:外星人也用不著自己駕駛著來,完全可以用高智能機器人駕駛著過來,他的智力可以達到,比人類高一些,或者差不多水平,他就可以來了。

    如果真如王思潮所說,這是一個外星飛行器,那么,它想做什么呢?如果是造訪,為什么如此神秘,如果是窺視,為什么將華麗的光亮布滿夜空呢?

    王思潮:對于螞蟻來說,人類去觀測它,它也不知道是人類想干嘛。所以這個東西的話,我現在不能夠準確卻回答這些東西,但是也有可能他們來研究以后,他是想觀測我們這個人類世界,這種可能性不能排除。但是至于他來干嘛的話,他是善意還是惡意的話,這個東西還要進一步去研究它。

    迄今為止,世界上已經有數以百萬計的ufo目擊報告,這里面真真假假難以分辨,其中既有我們能夠以人類科學解釋的人為現象,更有出于各種原因的杜撰與造假。然而1988年在中國東北的這次ufo懸案,卻實實在在是一次目擊者眾多、觀測報告真實的事件。成百上千個互不相干的目擊證人,難道他們在20年前難忘的經歷,真的是一次意料之外的外星飛船目擊事件嗎?人們對這樣缺乏證據的猜測,會認同嗎?

    王老師:很多人就是說,你一定要拿到,你上了外星飛行器上面去拍下照片,就是說這個東西對于我來說,我是比較留有余地的,我并沒有說肯定它就是,我留有余地比哥白尼留有余地多了。這個很多科學質疑是對的,但是有一些東西,科學認識過程當中,它是一個過程。

    主持人:王老師很謙虛地說,他自己也只是講可能,并不敢確定。但是我相信,看過我們前兩季中國UFO懸案調查的朋友,恐怕都會知道,其實王老師是非常堅信自己這個觀點的。我們說,無論這個東西它是外星人駕駛的飛船也好,還是說外星人不在上面,它只是一個遙控的或者是智能的飛行器也好,我們必須要找到實證才能夠證明。但是僅靠這樣的一些照片,我們就能夠判斷出來一個東西它到底是什么嗎?就能夠判斷出來這家伙肯定就是外星人駕駛的飛船了嗎?這么說的話也確實有些武斷。好,退一萬步說,就算是講它是外星人的飛船的話,那么我們說它可以做到緩慢地飛行,滯空停留,突然消失,但是它這個很怪異的尾巴是怎么出現的呢?對于這一點,王思潮老師也給不出一個讓他自己都比較信服的答案。那么我們的調查同樣還得繼續進行啊,我們不能這么簡單地把一切我們看到的不明白的事情都推給外星人啊。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們必須還得盡可能去尋找證據。我們在苦苦尋覓的過程當中,一個證據的出現讓我們感覺到眼前那真是豁然開朗。

    記者就著王思潮所提供的諸多報道和檔案進行聯系和訪問,一篇刊登在黑龍江氣象雜志上的,名為特殊光現象分析的文章引起了記者的注意。文章中提到了黑河市氣象局工作人員在1988年對那次不明發光體的觀測與分析,更難能可貴的是,文章中還提到,20年前那次轟動東北的事件,他們保存有完整的錄像資料!

    2008年8月底,就在東北1988年大規模的目擊事件后的整整20年,走近科學記者來到了中俄邊陲重鎮,黑龍江省的黑河市。當我們踏足這片土地,便不禁興奮起來,因為我們終于有機會得見20年前那轟動一時事件的廬山真面目!

    記者找到了黑河氣象局當時觀測的人員,如今他們大多已經退休。20年前正是他們連續觀測和拍攝了那個神秘的發光體,如今說起來,他們心中依然激動不已。項田華是黑河氣象局的退休工程師,1988年到現在,他也一直為這個事件所著迷而困惑。

    項田華:1988年的8月25號9點鐘,我們就在外面,就在單位院里,沒啥事嘮嗑呢,突然間看到西北部出來一個光團。然后出現了之后,由于這個東西由小變大,越來越大,完了又是順時針旋轉、反時針旋轉,當時我們就懵了,這是什么東西,從來沒有看著過,一看,肯定第一個我印象感覺,不是屬于我們氣象的東西,可能是天外來物,或者什么飛碟。

    這就是黑河氣象局辛苦保存了20年的錄像帶資料,時間太過久遠,圖像有些模糊,但是我們可以感受到,不明飛行物出現的那個時候,人們心里有多么激動。

    從錄像中,我們可以看到,這是一次無比華麗壯美的夜空奇象。一個光點急速升高,隨即旋轉擴散,光亮異常,而最為蹊蹺的是,發光體旋轉的過程中有一次明顯的變向,從順時針忽然轉到了逆時針方向,這個讓人匪夷所思的變向,是在照片中無法看到的,也是我們在電腦模擬動畫上都沒有想象到的。

    項田華:當時連續這幾天,整個老百姓每天就是茶余飯后議論的一個主題,因為它連續出來一天,第二天又出來了,連續出來五天。所以說議論了很長很長時間。多數人傾向于是不是俄羅斯銷毀核武器,出現一些東西,能不能影響到咱們生活,影響到咱們。

    主持人:當時也就是1988年的時候,正是前蘇聯即將步入要解體的時候,冷戰也馬上就要結束了,確實當時前蘇聯進行過核武器的銷毀。但是核武器的銷毀絕對不是說,哎呀這個東西留這兒也沒什么用了,打上去讓它炸了吧,不是那個概念。核武器空爆的威力也是非常大的。那么這種空爆,實際上就是使用它了。如果當年前蘇聯真這么干的話,自己的人民會遭殃,全世界的人民也不會答應的。而且如果有這樣的行動的話,那么當時美國也好,前西方集團也好,都會通過各種偵測手段把它偵測到的。那么正常的核武器銷毀其實指的,就是對它的戰斗部也就是核彈頭這部分進行銷解,先把它拆開,把其中的各個零件洗消無害化之后再深埋封存。對于它里面的核反應裝置當中核物質,也要對它進行封存深埋,這樣才能說是一個簡單的核武器的拆除報廢的過程,而并不是像有些人傳言的,咣,讓它炸了吧。現在呢我們可以再來看一看這段畫面。我個人認為,第一它非常詭異,第二呢,它實在是太美了。尤其是到了結局這個部分,您看到了嗎,原本是這樣轉的,突然之間你都形容不出來它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方式,就拖出了一個與之前完全相反的美麗的尾巴。如果說這不是一個UFO,這只是一團焰火的話,你會驚嘆于人類的奇思妙想。但這件事情神秘就神秘在了它不是我們已知的一些我們常見到的飛行裝置,或者是像煙花這類的東西,它是人們無意之中拍攝到的一個已經懸了二十多年的一個UFO的片段。它到底會是什么呢?歡迎大家明天接著收看我們的中國ufo懸案調查第三季。

    謎影穿越二十年(四)

    內容提要:在調查中,我們找到了1988年8月27日的錄像資料,拍攝者黑河市氣象局的項田華認為,他拍到的是一次罕見的極光現象,然而我們在對極光產生的本源進行追溯探究之后發現,在那個時刻沒有形成大范圍低緯度極光的必要條件--磁暴。在自然天體一一被排除,人造天體又因為種種原因不能成立的時候,最后的希望僅存于我們不得而至的前蘇聯秘密實驗,在與二炮導彈專家的交談中我們得知,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錄像中依然有很多疑點,我們暫時無法完全解答,但是最終我們還是將制造懸案的嫌疑犯范圍鎖定。

    主持人:大家好,歡迎大家收看我們今天的節目。我們任何一個人,居住在地面的人,我們都希望自己能夠飛起來。當我們每個人第一次去坐飛機的時候,一定都會感到興奮異常。但是有些人他們會把自己的目光投向更深遠的地方。比如有人用世界上第一架望遠鏡觀測到了月球表面的環形山,有人用望遠鏡看到了火星上面的千溝萬壑,還有人用現代的射電天文望遠鏡發現了宇宙虹霓這樣一個現象。那么在這些人之外,還有一些人,包括我們普通的人,也都在仰望星空,去尋找自己心中的答案。在這個過程當中,也許我們看見了前面列舉的現象,也許我們還關注著另外一個東西。那是什么呢,那是不明飛行物,UFO。照這個理由來說的話,大家恐怕都以為UFO那就是飛碟,就是外星人駕駛的飛船。其實關于不明飛行物,它有不同的各種各樣的說法。哪怕是一架紙飛機從我們眼前飛過的話,那么如果我們不知道它是紙做的一架飛機的話,我們都可以管它叫做不明飛行物。UFO三個英文單詞的縮寫,U是最重要的,也就是不明的,不知道的。FO呢,是指它的狀態,實在不停飛行的。所以說,在我們為您推出的中國UFO懸案調查系列的第三季當中,今天將為您播出最后一集也就是第四集。那么關于發生在二十多年前,整個東北地區的那個神秘的飛行物現象,它到底是一U到底呢,還是柳暗花明,能給我們一個新的答案呢?

    鄭德春是黑龍江省杜爾伯特蒙古族自治縣的攝影記者,同時也是UFO觀測站的負責人。1988年8月27日晚,他帶領觀測員們拍攝下的夜空不明飛行物,讓他苦苦探索追尋20多年。事實上,就在鄭德春拍攝這次不明飛行物的同時,全國有數以百計的地區的眾多群眾都目擊了這次事件,方方面面的敘述,都在描述著這個美麗而神秘的物體。

    這是一個無比奇妙的不明發光體。它至少連續五天幾乎同一時間出現在人們的眼前,照亮夜空,一邊旋轉一邊噴射,更可疑的是,在不明飛行物的下面,還有一片清晰可見的霧一樣的東西,這又是怎么回事呢?

    時隔20年,記者來到黑龍江省黑河市。我們要找的人叫項田華,他是黑河市氣象局的工程師。記者跟隨他爬上一個多年不用的氣象觀測臺,20年前正是在這里,項田華和其他所有目擊者一樣,看到了并拍攝了那個令他永生難忘的神秘光球!

    項田華:1988年的8月25號9點鐘,突然間看到西北部出來一個光團,然后出現了以后,由于這個東西由小變大,越來越大,當時我們就懵了,這是什么東西,從來沒看著過。

    在連續錯過兩天的拍攝機會之后,8月27日晚,項田華與同事早早便將攝影器材架好,因為他們預感,這個奇怪的光團會再次出現!果然,天空中那個奇怪的發光體再次現身,同一時間,同一方位,這一次項田華沒有錯過,整個不明飛行物的全過程都被他的膠片捕捉到了!

    項田華:當時我們都是用的傳統機,沒有攝像機,怎么辦呢?頭一天26號的晚上我們就通知了黑河電視臺,說第二天有可能還要出現這個情況。結果電視臺真拍到了

    這就是黑河電視臺20年前拍攝的錄像片段,項田華辛苦保存至今,時間太過久遠,但是我們依然可以感受到,出現奇異現象的那個時候,人們心里有多么激動。

    一個光點急速升高,隨即旋轉擴散,光亮異常,而最為蹊蹺的是,發光體旋轉的過程中有一次明顯的變向,從順時針忽然轉到了逆時針方向,這是在照片中無法看到的景象。

    而這段錄像同時也揭開了之前照片中的一個重大謎團。那就是,不明飛行物下面拖帶的一大片薄霧。錄像中,發光主體有一個明顯噴射向上的動作,而這個類似噴射的動作所帶出的火光很快消散了,但是在照片中,卻因為夜間拍攝的延時曝光而被紀錄下來,就像是一條詭異的尾巴。那么,去除了這個疑點之后,那個旋轉發光的東西的身份能否清晰一些呢?

    當年成功拍攝不明飛行物之后,項田華也一直在困惑。這到底是什么呢?為什么連續在夜空中現身,為什么如此瑰麗而詭異?

    項田華:什么東西飛來一個變化這么大的東西,在天上出來這么大一個光圈,然后還有一些光的現象,電的現象,都包含在里面了。但是我覺得,通過查資料看,排除了UFO,排除了天外的宇宙飛船,火箭掉下來什么東西,這也排除了。

    項田華苦苦鉆研了十幾年,終于將自己的看法在一本氣象專業雜志上發表。他認為,他所觀測和拍攝到的,是一次極其罕見的低緯度極光事件!

    項田華:出現極光的時候,應該它是靠近北極圈的,應該在北部,咱們看到的位置是西北方向。極光特點符合那么三條,第一個帶有極光的特點有顏色,而且它在運行當中,所發光的過程當中,在高空有霧化現象。

    美麗的極光是太陽與地球大氣層合作的作品。在太陽創造的諸如光和熱等形式的能量中,有一種能量被稱為“太陽風”。太陽風是太陽噴射出的帶電粒子,是一束可以覆蓋地球的強大帶電亞原子顆粒流。太陽風在地球上空環繞地球流動,以大約每秒400千米的速度撞擊地球磁場。地球磁場形如漏斗,尖端對著地球的南北兩個磁極,因此太陽發出的帶電粒子沿著地球磁場這個“漏斗”沉降,進入地球的兩極地區。兩極的高層大氣,受到太陽風的轟擊后會發出光芒,形成極光。而在我國,極光只有在黑龍江省漠河縣這樣臨近北極圈的地方,才能有機會看到。而在黑河,從來沒有過極光觀測的紀錄。那么多的目擊者看到拍到的ufo,會是極光現象嗎?

    主持人:那么我們說,黑河本身呢,因為緯度較低,相對于漠河而言,所以說基本上是不可能觀測到極光的。再有一點是什么呢?我們看到的極光,就好像是人工在舞動一個綢子一樣,但是這個綢子呢舞動的速度又比較慢,甚至有的人形容呢,它就好像是用電腦三維制作出來的。可是為什么項田華會認為這就是極光呢?我們再來看一看他當時拍攝到的那一段圖像。那么這段圖像很明顯地,如果僅從它周圍這個暈染效果而言,就像是我們說你把一個可溶物扔到了一杯水里,它轉著圈兒打著旋兒地下去一樣,但你如果說它是極光,有什么證據嗎?雖然我們講,極光就像舞動綢緞一樣,但是極光本身我們對于它呢,還并不是十分了解,誰也不敢保證,這是不是就是極光的一個范疇。但是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講,那么此次的這么一個不明飛行物的目擊事件,它的范圍是非常廣泛的。最北到達了漠河,最南是在遼寧,最東邊是到達了佳木斯,最西邊到達了呼倫貝爾。如此廣闊的范圍內,我們都可能觀察到北極光的出現嗎?

    曹晉濱是中國科學院空間科學與應用技術研究中心的研究員,世界知名的極光專家,我們就此請教他的時候,他告訴我們,大范圍觀測極光并非不可能,但是必須有一個條件,那就是地球的磁層發生大規模的擾動,也就是發生超強的磁暴!

    磁層在距離地表三萬千米以外,在那里布滿了地球自身的磁力線,那里更是極光發生的根源所在。當太陽的高溫粒子被磁力線捕獲,便會沿著磁力線的方向進行沉降,而沉降區則集中在高緯度的極圈附近。只有在磁層發生大磁暴的時候,整個地球的磁力線才會下壓,它產生極光區域也會相應的往中低緯移動。那么,在不明飛行物出現的時候,我們的星球周圍真的發生過巨大磁暴嗎?曹晉濱調出了地球磁層1988年8月底的監測資料,答案是,沒有。

    記者:如果說,是因為磁暴的特殊而形成一些特殊的現象的話可以排除?
曹晉濱:可以排除,基本上可以排除。
記者:就是說它不是因為磁暴劇烈變化這一天特別大,或者這一天沒有?
曹晉濱:對,因為只有大磁暴,剛才說了,只有大磁暴這種中低緯才能看見極光,可是這次磁暴非常弱。

    迄今為止,我們集齊了能找到的絕大部分資料,在這過程中,所有已知的自然現象都已經被排除,而飛機、火箭等常見飛行器的猜想,專家也給了否定答案。到此為止,如果說還有人為可能的話,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種神秘的飛行物了。

    導彈。這是一種與我們生活距離最遠的人造飛行器。它神秘莫測,擁有我們知道和不知道的、強大的摧毀性力量。導彈的飛行技術能夠做到那種旋轉發光的軌跡嗎?1988年不明飛行物的懸案發生在我國東北,而觀測最為詳細的地區集中在中俄邊境。那么,有沒有這樣一種可能,前蘇聯曾經在遠東地區進行過連續的神秘的導彈發射活動呢?為此我們找到了國內知名的導彈專家,第二炮兵裝備研究所的總工程師肖龍旭。

    肖龍旭:有這種可能性但是不太像這個樣子。因為它當時機動它也不會這個樣子,不會是這個姿態狀況。不像是導彈,而像是發動機,像是導彈的推助器,俄羅斯的咱沒見過,但是從他描述上來講它具備這個能力。就是它可以變軌,可以急速可以下壓,但是它不會這么轉來轉去又翻過來轉。這種轉法好像是不行。但是發動機有可能,發動機沒有姿態了,亂了,它愿意飛哪兒飛哪兒,想怎么轉怎么轉,根本沒人管它了,但是這種它不可控制。

    導彈與運載火箭一樣,也是有著能與主體分離的助推器,在助推器脫離之后,導彈會繼續前行、上升甚至變向。肖龍旭向我們講述了這樣一種可能。當導彈發射升空之后,其尾部的發動機會脫離彈體本身,而后會依靠本身強大的慣性向上繼續運行一段距離。而這時,某些型號的導彈發動機會將自身所帶的所有噴射口全部打開,向不同方向噴射火焰,產生亂轉的現象,而在這個過程中,各個噴口產生的推力互相抵消,很可能出現旋轉方式急速變化的現象。這種設想中的情況僅存于理論的想象之上,卻從沒有人真正見過。

    但是主張這是外星飛行器的天文學家王思潮對這個可能表示懷疑。

    王思潮:假如是人類發射的火箭,由于它失去平衡以后,它翻跟斗,它只是在一個方向旋轉,它不可能再很快時間變成另外一個方向旋轉,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它不是孫悟空耍的千鈞棒,可以一下子轉過來,不是這樣,空間的東西是要按照物理的力學規律來進行運動的。
   
我們曾經模擬王思潮設想的那架神秘的外星飛行器的運動軌跡,但是真實的錄像卻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象。那么,有沒有可能,我們從錄像中看到的仍然不是真實的情況,空中的急速變向并非是看起來那么簡單呢?

    北京天文館館長朱進博士,從事天文研究工作二十幾年。在這期間,他關注并且破解了很多看起來神乎其神的ufo事件。然而這一次,面對著20年前這起懸案,他也陷入困惑之中。

    朱進:結合它的描述,包括最后看到那個錄像的資料,我覺得這些加起來以后那確實是一個反正我是覺得這是一個我無法解釋的東西。

    2009年初,記者再次拜訪朱進博士,據說他關于這件事情有新的想法。

    朱進:你單就照片或者直接的目擊,實際上你是不知道距離的,這種觀測實際上是人的一種經驗來判斷距離,這種經驗其實往往是錯的。就是說不管它有多遠,我們是把它投影到某一個特定距離然后判斷它有多大,或者判斷它離我們有多遠。對投影的理解可能很多人表現上不仔細想的話,其實這個投影它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事兒,你仔細想它會很不一樣。
 
    朱進提出了一個新的思路--投影效果。當我們近距離觀察一個物體的時候,我們的觀察視角是三維的,可以很清晰確定地說出它的樣子,它的大小,和它的運動狀態。但是如果人眼看到的東西距離我們十分遙遠,那么我們的一切常識性的判斷將會失效。它的大小、形狀、運動軌跡,都會成為垂直于我們視線的一個平面上的投影,這個時候,我們的描述都可能是錯誤的,因為我們根本無法再用三維的視角去斷定。它不一定是真的垂直于我們的視線而運動,可能平行、可能斜交,我們卻無法看到真實的狀態了。

    假設,20多年前那次奇怪的現象真的是某種奇妙的投影效果,那么產生投影的東西又會是什么呢?

    朱進:我覺得沾點邊兒的就還是某種或者導彈或者火箭的這種發射,但是就是說連續幾天我想這是解釋不了的,另外就是能不能解釋它這個一圈一圈的這么清晰的螺旋形的東西。

    朱進協助記者進入國際空間監測系統,搜索所有可能的空間發射資料。在這份國際權威的空間發射跟蹤報告中,根據1988年8月底那幾天晚上我國東北看到不明飛行物的條件,所有已公開的空間發射活動無一吻合,無論具體發射的時間地點還是運行軌跡,都與我國東北看到的情況差之千里。

    在這段珍貴的國外導彈發射影像中,我們看到了發動機脫離導彈戰斗部的真實場面。雖然拍攝視角與1988年我國東北那次不明飛行物目擊不同,但是我們仍然可以設想,如果真如導彈專家肖龍旭所假設的,某個我們無法得知的連續導彈試射之后,發動機在夜空中脫離,產生奇怪的旋轉,那么也許,在某個角度,我們的眼中,就會形成那種令人匪夷所思的投影。

    回溯對整個事件歷時一年的調查,20年多前那連續幾個晚上出現的神秘物體,似乎是有意在給我們一次又一次地制造困惑和謎團。它似乎符合很多我們已有的知識,但卻像在開玩笑一般,又對這些猜測進行有力的顛覆。我們的足跡由一次偶然的觀測介入這個謎題,從一組不甚清晰的照片到完整的錄像,我們曾經一度懷疑那個不明飛行物是否真的來自外星,這件懸案,還有很多的疑點難以解釋。

    朱進:其實很多事兒確實你看上去它是比較奇怪的,他就是說超乎我日常的經驗。他會覺得可能這個東西看上去它不像地球上我們熟悉的現象。那這種現象他自然的一個推斷,就是說我用現在已知的地球上所有的簡單的解釋都解釋不了的情況,那最簡單的解釋就是把它歸成地外的原因。所以他就把它當成外星人的飛行器。你一旦解釋稱外星人的飛行器的時候,當然我想就是說在奇怪的事兒也有一個解釋吧。

   主持人:其實看到這兒呢,可能大家會覺得怎么又是一個沒有結果的內容呢?其實說真的,我們比大家還盼望這個事情能有一個圓滿的結果。您說吧,UFO我們追蹤了這么多年了,可為什么有不少目擊者甚至都聲稱自己跟外星人有過接觸,怎么等我們拿著攝像機的時候,別說是外星人了,就是比較清晰的哪怕看見一個碟子在空中飛,這種場面我們都沒有遇到過呢?那么說實話我們的導演呢在此次的調查過程當中給您展現的只不過是他遇到的目擊者當中的極少的部分,因為畢竟篇幅有限,而實際上呢,就在這個地區,有不少上了一定年紀的人對當年這件事情都是記憶猶新的。那么可能您會說了,你們找的專家是不是他們的看法有問題呢?我們不能這么去說,咱們要知道,所謂的專家,專家指的是在某一個領域當中非常專業,可是咱們這么想,無論是咱們的中科院也好,還是我們的各大院校也好,有哪一個學校有專門研究UFO的呢?就是您從整個世界范圍來看,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這種官方的機構在進行研究。只不過有不少民間的愛好者呢,在從事類似的研究,當然在科學界里面也有一些人,他們認為這個UFO我們看到的不少現象實際上都是外星人駕駛的飛船。但問題就在于,我們到目前為止,沒有找到任何的實證,換言之,你說天上掉下一顆隕石,我們說它是火星的,我們說它是來自小行星帶的,那好我根據它的化學成分進行分析,都能夠有的放矢地研究。而對于UFO呢,我們不是看到的,它是天象,一種很神奇的放光現象,要么就是一些目擊者的報告,所以這個事情很多時候都是子虛烏有的。這給我們的調查也確實帶來了相當大的難度,不過不管怎么說,我們非常高興就是有很多像我們片子里提到的這些人,都積極地參與到這個調查工作當中來,我們也希望,今后有那么一天,這個機會能夠輪到我們,能夠讓我們拍到真正的U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