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蘭大俠真的存在嗎?解密八十年代的呼蘭弒警案!

呼蘭是哈爾濱市的一個區,大家以前肯定沒聽過,自從中國第一悍匪呼蘭大俠出現之后,呼蘭就出名了。呼蘭大俠被人們傳的神乎其神,關于呼蘭大俠殺害的人數,被傳到了100人。呼蘭大俠真的有這么恐怖嗎?據相關人士透露,呼蘭大俠只殺警察,殺害了五位人民警察。呼蘭大俠究竟是誰?被抓住了嗎?來和51區小編看看吧!

最近30年,呼蘭被一起“弒警案”所困擾,尤其是網絡世界里,此人被傳為“中國十大悍匪”第二名。近日,記者在黑龍江呼蘭調查發現,1987年至1988年,呼蘭及周邊區縣,確實發生過多起弒警案。但在網絡世界廣泛傳播的所謂案情,卻在知情人駁斥為“謠言”。

從民間到網絡 近30年不斷加劇的傳言

呼蘭大俠真的存在嗎?解密八十年代的呼蘭弒警案!

“呼蘭弒警案?”知道!30年前,殺了人,還在墻上留下“名號”……提及這起案件,哈爾濱滴滴專車司機梁師傅來了精神,卻也滿臉疑問:“真的有這個人嗎?”

聽說此案的,還有哈爾濱花園街某火鍋店老板、呼蘭南大街小販和數位90后年輕人,等等。

呼蘭大俠真的存在嗎?解密八十年代的呼蘭弒警案!

關于1987年至1988年間,發生在呼蘭及其周邊區縣的多起弒警案,70后食客和少數80后食客表示,他們知道的信息,幾乎都聽自民間“口口相傳”。多數80后和所有90后則表示,信息來自網絡。

百度搜索該案疑犯,記者得到相關結果約16.2萬條。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施愛東則透露,2014年1月,他在論文寫作時,曾檢索發現結果為400萬條,可謂網路熱門詞條。“不過,官方報道中,幾乎找不到任何有效線索。”

此后但凡有網文提及該案件,文本內容與此文如出一轍。而關于死亡的人數,甚至被傳到了100多人。

網絡傳播的死亡數字 遭知情人反駁

呼蘭大俠真的存在嗎?解密八十年代的呼蘭弒警案!

“什么?殺了100多人!還在墻上留字?完全是扯XX!網上說法完全是道聽途說,胡說八道。”11月2日下午,潘濤坐在哈爾濱紅軍街拐角處一家酒店大廳角落里,說起網傳信息,這位1970年出生的退伍兵冒出了臟話。

潘濤,哈爾濱人。1986年入伍,在武警哈爾濱支隊呼蘭中隊服役三年,主要工作地點是呼蘭看守所。“那時候,看守所在后院,公安局在前院,所以公安局但凡有大案發生,我們不僅知道,還被調派去參與追查行動。”潘濤說。

到底殺害了多少人?潘濤及多位呼蘭本地居民認為,1987年至1988年間,兇手殺害人數大約11人,包括五位民警和一位法院干警。

通過查閱《黑龍江公安英烈名典》得到了證實。該《名典》中記錄,1987至1988年,哈爾濱境內意外慘遭殺害民警共計5人。其中三人為原呼蘭縣公安局民警,他們分別名叫張福貴、馬福林和朱海,案發時間均在1987年。另外兩位遇害民警,分別名叫賀瑞忱、王余馥。前者生前系巴彥縣公安局萬發派出所所長,遇害時間為1987年10月12日。后者生前系哈爾濱南崗區公安分局治安科民警,遇害時間為1988年9月2日。

“呼蘭大俠”真的存在嗎?

呼蘭大俠真的存在嗎?解密八十年代的呼蘭弒警案!

一、“呼蘭大俠”確有其人

根據《刑偵之路》,黑龍江省呼蘭縣發生的槍殺政法干警系列案件,就是網上傳的沸沸揚揚“呼蘭大俠”案。雖然網上所述情節都經過了夸大虛構,但其事實基礎是成立的。

二、“呼蘭大俠”確實只殺警察,但總共只殺害了5人

劉氏記載“呼蘭大俠”曾一共進行了三次謀殺,共致5人遇害,并非網上所說的殺死了20余人,或50余人。作案工具也并非只有刀子,還包括搶來的槍支。“呼蘭大俠”第一次作案發生于1987年10月27日。是夜,犯罪嫌疑人從窗戶鉆入呼蘭縣公安局辦公室副主任馬某的家中,將馬某及其妻、子一家三口殺害,搶走一支“五四”式手槍和若干子彈。同年12月23日夜,該縣建國派出所民警朱某在回家路上被人開槍擊斃。經檢驗,現場留下的彈頭、彈殼系馬某被搶走的手槍發射的,證據指向同一兇手。1988年2月15日22時許,“呼蘭大俠”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出手殺人。這次,他事先埋伏在院內,趁縣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劉某從宿舍出門倒水時,從背后連刺兩刀,又連開兩槍。劉負傷開槍還擊后,歹徒逃跑。隨后劉某在醫院搶救無效死亡。經彈頭、彈殼檢驗,兇器還是那只被搶走的槍。

三、“呼蘭大俠”案是一起至今未被破獲的特大案件

根據公安部的規定,我國司法機關將刑事案件分為三類:一般刑事案件、重大案件、特別重大案件(“特大案件”)。“呼蘭大俠”案,從一開始就被定性為一起特大案件,被黑龍江省公安廳和公安部刑偵局列為重點案件偵破。在第二次襲警發生后,刑偵局局長劉派副局長董帶副處長烏會同省公安廳刑偵處,參與指導破案。正在偵查的過程中,又發生了第三次殺人事件。面對此種情況,公安部副部長俞雷數次過問該案情況,并在去黑龍江檢查工作時專程來到呼蘭縣,指導該案的偵破工作。1989年,《刑偵之路》一書的作者、刑偵局局長劉文也親自來到黑龍江,研究指導偵破工作,對犯罪嫌疑人進行詳細的分析。

當地公安機關在中央的統一調度下對偵查范圍進行了全面的部署。在案件偵破的過程中,上下都極為重視。中央領導親到案發地檢查,刑偵局幾次派人參與破案,卻難有進展。劉文自述其感到壓力極大,而基層的呼蘭縣局長更是“精神負擔極重,幾乎把他壓垮”。

四、“呼蘭大俠”的真實身份:今年或已70歲,沒人知道他是誰

傳說“呼蘭大俠”在作案后,每次都像梁山好漢那樣在現場留下其名號。然而這個傳說其實是當地人演繹的,不符合現場勘查的情況,“大俠”之名,乃群眾所發明。

根據對作案現場、作案手法的推斷分析,以及目擊者對作案人外貌的大致描述,警方勾勒出了嫌犯的畫像,將作案人的年齡鎖定在40歲以上,并將作案動機,確定在報復殺人上。其推理依據是:一為作案人選擇的謀殺對象具有職業共性,二為在三個現場均無任何圖財行為,如在第一起案子中,沒有發現任何翻動物品的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