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墓挖出女活人 開棺時張口呻吟千年古墓挖出女活人 開棺時張口呻吟
在連云港卻出現了一具濕漉漉的千年女尸,甚至有傳聞稱,女尸在開館的一剎那還張口呻吟了幾句,現場的工作人員幾乎被這句呻吟給嚇死。

  千年古墓挖出女活人 開棺時張口呻吟

  中國地大物博,發生的奇怪事情也很多。尸體不腐的條件就是干燥密封,不過在連云港卻出現了一具濕漉漉的千年女尸,甚至有傳聞稱,女尸在開館的一剎那還張口呻吟了幾句,現場的工作人員幾乎被這句呻吟給嚇死。

  據了解,2002年的時候,在連云港海州石棚山風景區的花園路基建工地上發現了一處漢朝的古墓。經過發掘,古墓中一共挖出了四口棺材。時隔兩千多年,又是在連云港這樣潮濕溫潤的地方,棺材中的尸體早已腐化的只剩下了牙床。不過有個棺材中卻很是特殊,其中充斥了大量的液體,而在這些褐色液體中,漂浮著一具新鮮的尸體。

  經過專家的檢查,古尸是漢朝的一位女性,名叫凌惠平,雖然時隔兩千多年,但是尸體保存的依舊完好,這也成了考古界的一大謎團。
千年古墓挖出女活人 開棺時張口呻吟

  修路掘出千年古墓女尸

  2002年7月7日下午4時多,連云港西南城郊約7公里的通往海州石棚山風景區的花園路基建工地上,一名挖掘機司機在作業中挖出一連串整齊厚實的豎條木板和一具完整棺木,便立即向有關部門報告。

  該市文管辦和市博物館人員得知消息后立即趕到現場,從墓葬形制判斷確定為一處漢代墓葬。除施工損壞了一小部分外,其余部分保存得相當完整。整個墓的結構為一穴兩槨四棺墓,南槨室內棺編為4號棺,北槨室內由南往北依次編為1號棺、2號棺(男主人“東公”棺)、3號棺,四具棺木均保存完好。

  在連云港市博物館內,當工作人員項劍云用一根鋼釬撬開3號棺棺蓋時,一具古尸從棕褐色棺液里仰面漂浮上來,博物館內頓時沸騰了。尸體皮膚新鮮,經醫生和考古人員鑒定,尸體為女性,身長1.58米,年齡在50歲左右。其棺內的文物中,有一枚邊長為1.3厘米的青銅印章,印鈕是一只栩栩如生的龜鈕,印章上清晰地刻著“凌惠平”,女尸的姓名確定無疑。在那次發掘中共出土文物81件。但這具千年古尸卻留下了種種謎團。

 

  千年濕尸留下四大謎團

  連云港市雙龍漢墓古尸屬馬王堆類型的濕尸,這是繼我國湖南長沙馬王堆漢墓女尸、湖北荊州漢墓男尸之后發現的第三具漢代濕尸,此類型的古尸極罕見,其科研價值、歷史和現實的意義極為突出。但是卻有四個謎團一直無人能夠解開。

  身份之謎:自“凌惠平”出土以來,關于其確切身份的猜測一直撲朔迷離。在同一個墓葬里同時出土的男主人棺里也有一枚正方形龜鈕青銅印,略大于“凌惠平”的印,但字跡模糊不清,無法辨認。男棺的槨板內側刻有“東公”二字。根據辭海中的解釋,“東公”即為有名望的人。

  而從出土木牘的文字記載內容分析,當時“東海太守”、“河南太守”等地方官員都派官吏前來參加葬禮,不難看出,男主人是一個身份不低的地方官吏。在漢代,只有年俸祿在300-2000石的官吏才能使用龜鈕青銅印。因此,“凌”家地位至少在太守以上。但“凌惠平”為什么也會用龜鈕青銅印?考古專家介紹說,在中國西漢時期有女性封侯的制度,那“凌惠平”是否也被封了

  駐顏之謎:“凌惠平”的遺體能如此完好地保存2000多年,可以說是一個極為罕見的奇跡。與馬王堆女尸相比,馬王堆女尸墓葬的規模宏大,棺內積液不多,在棺外的六面,還包圍著1萬多斤木炭,然后是成分為二氧化硅、三氧化二鋁、氧化鐵的白膏泥層,再加上厚厚的堆土,保存環境和條件都比連云港墓地好得多。

  而連云港墓葬非常簡陋,槨板上只有一層白膏泥,并無木炭,不可避免地對土質有一定的影響,但棺內女尸為什么能更好地保存至今?再者,同一個墓葬中,同樣的環境和密閉條件,為什么其他3口棺內僅存零星遺骨,唯獨“凌惠平”能有“駐顏有術”?

  棺液之謎:“凌惠平”不腐是否與棺中的棺液有關?但這些液體是入殮時注入的,還是天長日久滲入的地下水?目前尚無定論。

  據連云港市第一醫院用大型全自動生化分析儀對棺液樣本的分析,發現其pH值為7.55,呈弱堿性,棺液中還含有血紅蛋白,與pH值為5.18的長沙馬王堆墓棺里的酸性棺液截然不同。“凌惠平”能在適于細菌生存的堿性棺液內保持不腐,又是一個謎。

  葬制之謎:從出土的文物檔次看,凌惠平和“東公”的地位不低,但墓室卻非常簡陋,出土的文物件數也相對較少,與辛追的3000余件陪葬品相比,雙龍漢墓里的文物簡直是寥寥無幾。

  采訪中考古專家項劍云告訴記者,種種跡象表明,墓葬應該是在匆忙中進行的,給人的感覺是當時還有許多事沒來得及做。那么,究竟發生什么事,讓凌惠平夫婦被匆忙下葬?

  博物館劉政館長表示,希望通過這次陳列展能引起更多的人士關注,去破解這些千古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