勁松鬼樓事件真相揭秘

1984年左右北京發生了件大事,當時人們、尤其是住在勁松附近的,個個都是人心惶惶的。這就是傳說中的勁松樓事件! ……
“勁松鬼樓”本叫“勁松小區”,是北京城里最大的住宅區,貫穿東南地段的二環與三環間,整條主干大街修建得豪華亮麗,二側高樓聳立,人行道上有法式的洋漆坐椅,歐式的花池、古桐色的造型柵欄,所有的建筑物都被涂上顏色,或是典雅的富貴灰、寶石藍,或是艷麗的橙黃、磚紅,顯得生機勃勃,象是七個小矮人的森林城堡。

勁松鬼樓事件真相揭秘

 

  而在勁松小區84年左右北京發生了件大事,當時人們、尤其是住在勁松附近的,個個都是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傳說李老住的那幢樓鬧鬼,每當天黑,一進那個樓門,就能聽到凄慘的哭聲,在你耳邊縈繞,并可以看到周圍鬼火閃爍,而樓道里的照明燈也忽明忽暗,足已嚇破人膽。而到了夜深人靜家家進入夢香時,門外卻熱鬧非凡,聊天兒的、搬東西的、打架的、罵孩子的聲音都清清楚楚,但當人們打開房門,聲音驟停,只留下探頭觀看的鄰居面面相覷。

  當時的勁松鬼樓是新建不久的,搬進去的住戶只有一半左右,發生了這件事,樓里的住家又紛紛搬走了,只剩下空樓。奇怪的是人搬走了,鬼好象也跟著走了,整個空樓安安靜靜的。

  于是有些實在沒房住的人家又悄悄搬回來了,開始幾天平安無事,直到那天,有一個老太太晚飯后溜彎回來,上了樓梯看到有個披著長發的女人在自家門前站著,老太太納悶,不認識呀,便問那個背對自己的女人找誰。

  問了二遍,也沒有回應,老太太便一邊叫屋里老伴和兒子的名字,一邊上前拉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邊自己進屋去。女人被拉了一下就慢慢地轉過身來,就著樓道昏暗的燈光,老太太看見了她的正面,嚇叫一聲瘓在地上暈過去了。她的家人聽見叫聲來開門,看見母親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馬上把她送到醫院搶救。

  老太太醒了以后還嚇得混身哆嗦,斷斷續續地說了事情的經過,原來那個女人轉過身子,老太太看見她的那一面也是個長發披肩的背影!可憐這個老太太被嚇得不能下床了,還整天疑神疑鬼,絮絮叨叨不知所云,最后只好被送回鄉下老家休養。

  從那以后,勁松鬼樓的鬼鬧得更兇了,這件事也被喧染得無人不曉,很不利于正在進行的勁松住宅小區改造工程,于是政府出面調查此事,多名各種領域的學者、科學家深入研究,并公開在《北京晚報》上發表大量的文章辟謠,鼓勵住戶再搬回來,同時派遣警力守衛勁松鬼樓。

  記得當時報紙上講,鬼火是因為磷在空氣中燃燒,鬼哭是因為樓道里的共振造成的,反正一切的怪現象都有個合理或不合理的解譯。但廣大市民對此均抱有懷疑態度,甚至幾戶居民合資請來陰陽先生來做法,場面搞得很大,不管怎么樣,還是有些效果的,此樓的鬼事倒是越來越少了。

  勁松鬼樓事件真相揭秘
勁松地區發生過怎樣的靈異事件?

  勁松小區—北京城里最大的住宅區,貫穿東南地段的二環與三環間,整條主干大街修建得豪華亮麗,二側高樓聳立,人行道上有法式的洋漆坐椅,歐式的花池、古桐色的造型柵欄,所有的建筑物都被涂上顏色,或是典雅的富貴灰、寶石藍,或是艷麗的橙黃、磚紅,顯得生機勃勃,象是七個小矮人的森林城堡。

  夜間小區里張燈結彩,街頭的噴泉會隨著音樂吐出各種各樣的水柱,地面鑲有一排排的玻璃燈罩,向天空打出耀眼的光芒,便道上布滿藝術燈塔,從燈柱上的鏤空小洞里透出朦朧迷人的杏黃色光暈,已然是童話中的王國。

 北京鬼樓的說法

  居民:探險者夜訪真擾民

  社區:那些傳說以訛傳訛

  在朝內81號院門前,有個朝內社區守望崗的牌子。社區居委會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在朝內81號設立守望崗主要目的就是防止探險者進入該樓,一來朝內81號內的兩棟老樓嚴重老化,在樓里走動非常不安全。二來,這兩棟樓是有產權單位的,未經允許擅自闖入不妥。

  據介紹,大約在七幾年時,民政局的下設單位在此辦過公,后來便一直閑置著。至于這兩棟老樓的傳說,并無太多記載。那些鬼故事更是以訛傳訛,故作神秘罷了。

  管理者:老樓即將變新顏

  朝內81號院傳達室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可能因為老樓的外表,加上近年來的一些影視劇作品,增加了它的神秘感,吸引了大量探險者。在去年3月份以前,81號院的大鐵門是關閉的,那時候總有人翻墻進來。但自從鐵門敞開后,神秘感大大降低了,來的人反而少了很多。

  今年年底之前,朝內81號院的老樓即將被徹底翻修,并改建成天主教堂。在正式動工前這段時間,希望探險者們不要再到樓內“探險”,因為這只是一空樓,絕非什么“鬼樓”。

  我家就住在這條北京唯一的申奧示范街上的一座塔樓上。

  欣賞著這么漂亮的小區,有誰會想到二十年前這里還是南城最大的亂墳崗。這里從鬼住到人住,一場人鬼爭地大戰一直在明爭暗斗著。也正因為如此,發生在這片充滿現代化的繁榮小區里的許多奇聞怪事總被人們津津樂道著。

  說相聲的姜昆、李文華你一定認識吧!他們倆都住在這個小區里,只不過姜昆家遠些,已出了勁松東口,而李老家僅與我家隔三座樓,那是一座五層高的普通紅磚居民樓。

  84年左右北京發生了件大事,當時人們、尤其是住在勁松附近的,個個都是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傳說李老住的那幢樓鬧鬼,每當天黑,一進那個樓門,就能聽到凄慘的哭聲,在你耳邊縈繞,并可以看到周圍鬼火閃爍,而樓道里的照明燈也忽明忽暗,足已嚇破人膽。而到了夜深人靜家家進入夢香時,門外卻熱鬧非凡,聊天兒的、搬東西的、打架的、罵孩子的聲音都清清楚楚,但當人們打開房門,聲音驟停,只留下探頭觀看的鄰居面面相覷。

  當時那座樓是新建不久的,搬進去的住戶只有一半左右,發生了這件事,樓里的住家又紛紛搬走了,只剩下空樓。奇怪的是人搬走了,鬼好象也跟著走了,整個空樓安安靜靜的。于是有些實在沒房住的人家又悄悄搬回來了,開始幾天平安無事,直到那天,有一個老太太晚飯后溜彎回來,上了樓梯看到有個披著長發的女人在自家門前站著,老太太納悶,不認識呀,便問那個背對自己的女人找誰。問了二遍,也沒有回應,老太太便一邊叫屋里老伴和兒子的名字,一邊上前拉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邊自己進屋去。女人被拉了一下就慢慢地轉過身來,就著樓道昏暗的燈光,老太太看見了她的正面,嚇叫一聲瘓在地上暈過去了。她的家人聽見叫聲來開門,看見母親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馬上把她送到醫院搶救。老太太醒了以后還嚇得混身哆嗦,斷斷續續地說了事情的經過,原來那個女人轉過身子,老太太看見她的那一面也是個長發披肩的背影!可憐這個老太太被嚇得不能下床了,還整天疑神疑鬼,絮絮叨叨不知所云,最后只好被送回鄉下老家休養。

  從那以后,此樓鬼鬧得更兇了,這件事也被喧染得無人不曉,很不利于正在進行的勁松住宅小區改造工程,于是政府出面調查此事,多名各種領域的學者、科學家深入研究,并公開在《北京晚報》上發表大量的文章辟謠,鼓勵住戶再搬回來,同時派遣警力守衛此樓。記得當時報紙上講,鬼火是因為磷在空氣中燃燒,鬼哭是因為樓道里的共振造成的,反正一切的怪現象都有個合理或不合理的解譯。但廣大市民對此均抱有懷疑態度,甚至幾戶居民合資請來陰陽先生來做法,場面搞得很大,不管怎么樣,還是有些效果的,此樓的鬼事倒是越來越少了。

  那年我八歲,在這座鬼樓后面的小學校上三年級,在滿城風雨時,曾不顧家長的恐嚇,和幾個膽大的同學偷偷去偵察過此樓。因為樓門朝北開,一進樓道便有陣陣陰風迎面吹來,我能感覺到自己的汗毛都豎起來了。那時還沒有聲控燈,走上幾級臺階,樓道燈突然亮了,而此時是白天,并且沒有任何人去拉燈繩。幾個小孩互相看看,個個都是驚恐萬分,不約而同的撒丫子就跑,等跑出樓門,小臉還是煞白,從此上學放學都遠遠地繞著它走了。經過調查,其實李老家并不住在此樓,而應是在鬼樓后面那座才對,但當時人們為了說明此樓的地理位置,都以‘李文華后面那樓’做為特定代詞,隨著越傳越廣,漸漸簡化,而概括成李老家那樓了。
勁松鬼樓詳細地址

在勁松二區,麥當勞后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