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0.5湄公河慘案幕后真相 糯康替罪羊嗎?

    尋找湄公河慘案真相之前,記者經常徹夜思索,希望了解真相,但當距離真相越來越近時,更大的擔憂卻不斷襲來。因為經過在“金三角”的采訪,通過與泰國警方和帕莽軍營的多次接觸,幾乎可以斷定湄公河慘案是一些國際勢力經過長期預謀、蓄意操縱、花費重金雇傭泰國軍隊帕莽軍營士兵。湄公河慘案背后的真相是怎樣的呢?揭秘10.5湄公河慘案幕后真相 糯康替罪羊嗎?

湄公河慘案遇難者

軍方負責人失約

    記者抵達清萊的深夜,泰國帕莽軍營直屬第三裝甲團一位指揮官一直在酒店等候,說要親眼看到中國記者后才好確定第二天采訪軍隊執勤的行程。談到9名士兵涉嫌殺害中國船員,這位指揮官表示堅信9名士兵沒有殺害中國船員,并向記者講述了自己的分析:登船僅10分鐘,無法實施對兩條船上13人的捆綁、挖眼、殺害等行動;一般尸體在沉入水下兩天才能浮上水面,發現尸體距離“金三角”僅9公里,所以尸體應該是從上游漂到泰國水域的。記者向他講了泰國副總理差林認定9名士兵殺害中國船員的表述,這位軍官表示:不會有人愚蠢到相信那些所謂的證據,說不定是警察殺害了中國船員。他還希望記者向中國民眾說明泰國士兵不會殘忍的殺害無辜群眾。

    這為第三裝甲團的指揮官答應第二天帶領記者采訪帕莽軍營士兵執勤的情況,以證明軍隊的清白。但是第二天早上,記者來到位于清萊市的帕莽軍營指數第三裝甲團營地后,這位指揮官告訴記者:陸軍司令部公文未到,采訪取消。

    裝甲團指揮官告訴記者,涉嫌殺害中國船員的湄公河水上部隊營地在泰北的碧差汶府,負責泰北地區湄公河156公里的執勤,該水上部隊編屬于海軍,但在戰區內接受第三裝甲團的指揮。

    記者了解到,這只湄公河水上部隊組建與1970年,當時以征繳泰國共產黨為目的,隸屬于國家安全指揮部,后因為青萊地區通過湄公河的走私、販毒犯罪現象越來越嚴重,遂于1995年設立湄公河清萊斷水上部隊。,隸屬于第三軍區指揮。

知情者描述湄公河慘案真相過程

    經過幾天的相處,泰國清盛縣一位水警最終向記者講述了他所了解的10月5日案發經過:帕莽軍營湄公河水上部隊的士兵可能得到所謂的“販毒船只”進入泰國情報,或者就是專門等待中國船員,從早上就在事發地等待船只到來。當搭載中國船員的商船“華平號”和“玉興8號”抵達時,士兵命令船只停下,然后有2命士兵采取臥姿向商船開火,并且瞄準每一個房間進行掃射。當時至少有“玉興8號船長在船上,據他講,并沒有船員首先向士兵開火,駕駛船只的船長雙手已被銬住,顯示商船是脅迫從上游進入預先設定好的泰國伏擊水域。

    事發時,商船上有1人跳上尾隨的快艇之一逃離現場,此人就是脅迫船長進入泰國水域的人,脅迫者可能是軍隊的其他士兵,也可能是策劃慘案的另一伙武裝分子。事發后,救護車和陸地警車很快到達,比水警還快,似乎已做好趕赴現場的準備。這位水警還表還是,慘案發生后、自己接到報告前,就有警界高官詢問他:“是否有水警受傷?”似乎警方高層部分人士事先知道這起已策劃好的事件。從士兵的事先等候、商船停船后士兵蓄意開槍以及毫不留情的密集掃射等情況分析,泰國士兵的行動是蓄意的,是為了完成某些人授予的任務,甚至還有其他武裝勢力負責上游劫持商船的行動。

    當地一位警方負責人還告訴記者,在泰國國家警察總署專案組分析案情時,由于有警方錄像為證太過警察總署助理總監伍德等直接命令當地警方:不在討論什么彈道、槍支證據,可以拘禁九名士兵、分開關押,讓他們選擇是想成為犯罪嫌疑人還是證人,因此才出現10月28日9名士兵前往警局自首的情況,泰國警察總監飄潘隨即公布此消息,但由于軍方實力強大,9名士兵自首后又返回軍營,由軍方看管。

    泰國警方對9名軍人毫不留情的做法,使得軍隊十分不滿。由于部分警方人士可能事先知湄公河慘案真相,所以帕莽軍營隸屬第三裝甲團一位指揮官憤怒的對記者表示:“是警察殺害了中國船員!”

揭秘10.5湄公河慘案幕后真相 糯康替罪羊嗎?

調查人員

有外部勢力幕后策劃

    清盛一位警官告訴記者,慘案發生前曾有三筆巨款從美國轉入“金三角”地區,應該是策劃此次行動的經費,分成幾部分分轉給參與此次行動的幾股勢力.他還定說當地有人表示:“拿到錢后一輩子都舒服了。”泰國當地一些輿論說,慘案幕后策劃者可能是美國勢力、也可能是美國販毒犯罪集團。

據悉,中美兩國2003年曾在金三角聯手摧毀過一個販毒集團。該販毒集團組織嚴密,成員眾多,將毒品從金三角地區過境中國販往美國等地。

    在金三角老撾一側、緊挨泰國緬甸水域分界線有一個中國商人租憑老撾土地99年開辦的“金三角經濟特區”,占地約1萬平方公里,目前正在修建機場。當地人都認為可以供軍用飛機起降,而且特區內還有一些建筑可以供軍事用途。清盛警方一位官員告訴記者,中國在該地區的擴張,使得美國很不高興,因此做出了遏制中國的一系列行動。

    事實上,在10月5日湄公河慘案發生前,當地就出現了栽贓“金三角經濟特區”販毒的事件,在特區內查獲了大量毒品,泰國媒體和西方媒體大肆報道,批評中國的對外投資。當地知情者認為,這也是和湄公河慘案相關的一系列行動,目的是抹黑、遏制中國。記者12月12日進入金三角經濟特區采訪,其中中方投資者表示,那次繳獲的都是質量較差、價格較低的毒品,屬于栽贓道具,記者也從泰國緝毒警察那里得到了相同的分析。據了解,“金三角經濟特區”的投資者在澳門開設了4家賭場、在緬甸還有一家,收入頗高,沒有必要進行販毒活動。

    事實上,有一股勢力一直在制造當地局勢不穩的輿論,以否定中國恢復湄公河航運流域安全的努力。在12月11日中緬太老四國聯合護航圓滿成功后,第二天《曼谷郵報》網站竟然沒有任何消息來源就發表消息:11日護航過程中湄公河流域發生交火。指揮此次護航的第十一區水警指揮官阿塔武上將,當時一直與搭乘護航船只從關累赴清盛的四名泰國水警保持聯系,期間沒有任何交火報告。可以看出,這次“制造流言”與“湄公河慘案”、“毒品栽贓”都是有策劃的系列行動,無一不以制造混亂、攻擊中國為目的。他們告訴記者,涉案泰國士兵面臨的指控有兩項“1、故意殺人;2、破壞證據(挪動尸體)。根據參與案件偵查的泰國警官表述,在玉興八號上發現的唯一一具尸體有被拖動的痕跡。這讓人不得不產生一種疑惑:泰國士兵為什么拖動尸體?不少讀者肯定記著:案發當時只找到十二具船員尸體,不少人慶幸可能有生還者。但是最后通過DNA對比證實船上發現的唯一尸體是被傳為可能逃脫的玉興八號的船長,由于頭部受槍擊、嚴重變形,導致家屬無法辨認,這也說明兇手的殘暴和毀尸滅跡的目的,意欲故意誤導人們認為這是船上一支步槍的持有者----所謂的泰國毒販。

    但是,泰國警方偵查的初步結論與當地目擊者表述仍有明顯差異,因此泰國警方的’“士兵反應過當殺害中國船員“結論可能是為了泰國軍方減輕罪行,減小軍方對警方的壓力。

    當地部分警方人士介紹,“金三角經特區”的監控錄像和當地漁民都目睹了案發經過,是泰國士兵在船只停下后殺害了中國船員。被害船員家屬、參加12月11日湄公河復航的船長黃先生也對記者表示,“玉興八號”船長的呼救信號是從泰國水域發出的,而且商船的停泊和拴綁纜繩的方式,這說明是在中國船員將船靠岸后才被殺害的。金三角經濟特區的人員也表示,由于泰國士兵殺害中國船員后,在岸邊水域拋尸,所以尸體沒有沿主航道漂到下游,而是聚集在清盛附近。

    作為金三角水域泰國水警的負責人,他寧瓦中校表示,以前金三角收取保護費主要是由諾坎為首的集團負責,并對商船提供安全保護。后來因為小股武裝勢力眾多,諾坎無法控制,出現了個股勢力紛紛收費的情況。但各派別都不會殺害船員,最多進行毆打、脅迫,這次用如此殘忍的方式殺害全部船員,一定是別有目的。

揭秘10.5湄公河慘案幕后真相 糯康替罪羊嗎?

湄公河慘案犯人

    對于中國船員被害事件,泰國副總理柴琳12月9日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泰國警方全力破案,僅用十八天,就很快鎖定涉案嫌疑人。根據警方調查,大量證據說明九名士兵殺害了中國船員,中國船員沒有涉及毒品,對于涉案士兵,泰國將按照最嚴格的司法程序處理案件,讓中國政府和人民滿意,避免這個事件影響中泰之間密切友好的關系。

    根據柴林的說法,10月23日警方鎖定涉案嫌疑人,但是直到10月28日才宣布九名嫌疑人已到案,同時他一再強調,殺害中國船員是士兵個人行為,與軍隊無關。飄潘還表示,正是在第三軍區的積極配合下,嫌疑人迅速歸案,除九名士兵外,還有其他人員參與了殺害中國船員事件,警方正在加緊調查。所有人不得不產生一個疑問“從23日到28日這五天時間,為什么警方不拘捕這九名士兵,是否由于軍方不愿交出士兵有關?

    泰國陸軍司令巴渝11月30日表示,湄公河慘案真相目前仍在調查中,9名士兵還僅僅只是涉案嫌疑人而已。至于是否真的參與殺害13名中國船員,各界不要急于定論,應該有司法部門依據法律進行調查。他還強調,必須將個人違法行為與泰國軍方區分開,避免讓軍方和國家受到更大影響。

    在整個采訪中,記者明顯感受到泰國政府和軍方對案件偵辦態度存在明顯差異:泰國副總理堅信、泰國軍方高層的“不急于定論”以及帕莽軍營軍官的否認、泰國警方的先硬后軟,讓湄公河慘案真相進展變得更為復雜。但目前,泰國軍警雙方都不斷指責緬甸諾坎販毒集團是幕后兇手,也被一些媒體看作是轉移矛盾的做法。

弱勢的泰國政府

揭秘10.5湄公河慘案幕后真相 糯康替罪羊嗎?

前任總理英拉

    泰國國內勢力異常復雜,長期遺留的政治斗爭充斥政壇。警察總監飄潘是流亡總理他信前妻的胞弟,與泰國軍方一直勢不兩立;而軍方勢力的態度也針鋒相對,一些強硬派對他信之妹英拉出任總理也不支持。泰國在君主立憲政體下,形成了王室、軍隊、政府“三足鼎立”的局面。其中王室最強、政府最弱。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軍方領袖始終對泰王保持極大的尊重與順從,同時通過維護王室來為自己謀求利益,而不是聽命于政府。軍方實力遠遠大于聽命于政府的警方,而軍警之間關系十分微妙。警察只能控制曼谷等幾個大城市,在邊境地區,治安和防務全部由軍方負責。

    有分析人士認為湄公河慘案真相,軍界部分高層與邊境犯罪團伙之間有著種種瓜葛,英拉政府和前他信政府大力推進的肅毒政策影響了他們的利益,湄公河慘案可能是軍方故意出給英拉的難題。當地媒體普遍認為,泰國軍隊掌權將領與政府矛盾頗深,陸軍司令巴渝在2010年10月阿披實政府獲得提升,是泰國軍隊中堅定的“反他信派”。雖然12月6日,泰國國防部部長他撒從中協調,請陸軍司令與負責安全事務的副總理共進午餐以彌補政府和軍隊之間的裂痕,但是雙方矛盾難以得到實質性緩和。

    歡樂吉祥的新年日益臨近,但是曼谷近日并不安寧,數次出現安置炸彈的事件。12月16日在曼谷三個地點安置炸彈的嫌疑人被抓獲,但是這位45歲的來自東北沙工那空府的牧羊人否認指控。泰國媒體略帶諷刺地質疑“警方抓到的是“替罪羊”還是“身穿制服的政治勢力”?而中國民眾最關心的是:湄公河慘案最終懲罰的是否也是一只替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