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東莞掃黃最新現場照片(組圖)東莞,被趕鴨子上架,掃黃。面對近300億民間資本對酒店業的投入,東莞的掃黃,牽一發而動全身,何去何從? 這是個難題。
2009年,聞名海內外的東莞色情服務業,再次引起了高層的注意,東莞的黃帽子,危急到了現任領導們的官帽子,掃黃,破在眉睫。但問題是,盤根錯節的酒店股份(有的還是提供保護獲得的干股),已經深深地植入了東莞官場的每一根神經。從2009年7月到11月,東莞開始部署掃黃,一直是雷聲大雨點小,2009年11月,公安部高層震怒,嚴令東莞掃黃,并將督辦掃黃進程,東莞,動手了。

2014年東莞掃黃最新現場照片(組圖)
圖為國安酒店內的抓捕現場。

11月9日-12日,東莞進行了大規模的掃黃行動,東莞的桑拿場隨即“關門歇業”;11月20日晚,300東莞警力再次行動,對東莞麻涌、中堂等鎮街娛樂場所進行檢查。值得注意的是,東莞官方隨后公布了掃黃成果總匯——鳳崗:抓獲1名組織賣淫人員、4名涉嫌賣淫女子、2名嫖娼男子,繳獲避孕套85個;寮步:破獲涉黃案26宗;常平:抓獲涉嫌招嫖人員和站街女41人,查封兩家桑拿場所;長安:“人肉市場”被查封。
在遍地高檔色情場所的東莞,這樣的戰果,讓人一看就會意一笑。捉小放大,保護重點。抓賭毒,放色情。
僅僅幾天之后,東莞市委書記發表公開講話,掃黃不要矯枉過正,不要每一家都去查。話音剛落,冷落了大半個月的“東莞短信”重新粉墨登場——“特別提醒:臺風過去,東莞一切恢復正常。留有新茶敬嘉賓……”
 

2014年東莞掃黃最新現場照片(組圖)
圖為國安酒店內的抓捕現場。

當地從業人員告訴記者,完全可以理解。民間300個億的投入,10萬小姐下嶺南,百萬嫖客赴東莞,特別是港澳臺地區,日本韓國的買春團,已經成了當地酒店業消費的重要基礎。此外,色情業還直接帶動了從到服裝,餐飲,出租等若干服務業的極度繁榮,色情業沒有了,整個東莞的第三產業,將一夜之間回到10年前。
一波未平,一波再起。色情業從業人員鋪天蓋地的招嫖短信,發到了中央綜治委在東莞檢查團成員和省市領導的手機上。高層震怒,東莞走過場般的掃黃沒能過關,東莞市委市政府班子被嚴厲警告,原本計劃半個月的專項整治時間,無限期延長。
寧做實惠的婊子,也不要虛幻的牌坊。但官員們更要帽子!東莞的麻煩,真的來了。
在保自己帽子的前提下,東莞各方開始極其動作,第一個動作是給自己人打招呼:忍著,這段時間堅決不要涉黃。 為此,一些有關系的場所,開始設立監督崗,讓原本就業余從事涉黃的DJ,全程監督包廂里的情況,不允許小姐“犯規”。沒有關系的場所,逮住一次,一律關閉。從4月到現在,東莞33個鎮區,一片關門聲。小姐實驗,媽咪回家。客人不來,全市酒店業營業入住率下降了20%。娛樂場所消費,下降了80%。而酒店的入住率,在以前根本不是酒店考慮的范疇。他們更看重巨額的色情交易收入。
即使在換季的黃金時段,全市的服裝店生意冷清,出租車營業額減半,曾經人滿為患的夜宵廣場,門可羅雀。當地人說,東莞的第三產業遭受的沖擊,比08年經濟危機還嚴重。這讓各方都一片尷尬。
東莞該不該掃黃?這樣的爭論,從一開始就沒有停過。著名的情色“莞式服務”標準,曾一度讓泰國的色情業相形見拙,每年,數十萬的港澳臺買春團,早已經用東莞取代了泰國。更麻煩的是,臺風之下,涉黑勢力并沒有見收斂,反而更加活躍,圍繞打與留,警察的選擇權讓當地的腐敗成為公開的秘密。
在長安,我們見到了剛被查封的酒店,也見到了有來頭的夜總會公然攬客。也知道了某書記在豪華包廂里狂喝洋酒。
哎,這里是東莞,開放的最前沿,于是,一切都理所當然。

2014年東莞掃黃最新現場照片(組圖)
圖為國安酒店內的抓捕現場。

 

相關文章:2014年東莞掃黃最新現場視.頻-東莞掃黃